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办公室的故事》(7)

原本打算一次更,8面的没时间只能更4面了...老规矩,这章甜下章虐。破手机码字苦手...

------------------------

那天晚上两人准备睡觉之时,王耀还在笑伊万来着。

“万尼亚,我们出差那会儿天天都只穿一条裤衩挤在一张床上,啥事都没有,你现在倒好,躺在我旁边还别扭起来了!”

伊万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用大手摩挲着王耀的脸:“我们当时睡前可没做过什么不老实的事啊。再说,”伊万的表情有些纠结,“谁说什么事都没有的,你有天早上还顶着我,还在那里‘嗯~’,害得我都...”

王耀先是一愣,随后开始爆笑,笑得脸烧起来,“我...我有做过那种事吗!”

“好啊!还不承认!”伊万往旁边一滚,整个人顺势趴在王耀身上,又露出了那副高冷的表情,“让我想想该怎么惩罚你好...”

王耀喝了一口放在窗边的中药,那是伊万熬给他的,一转头就看见伊万的大脸凑上来。

你就亲吧,王耀想。自作孽,不可活。

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伊万只要一和王耀接吻,就会神经质般的尝到一股中药味。



第二天下午,伊万就 已经学会乖乖的跑到王耀的部门等他了。

“伊万,”王耀利索地收拾着文件,“今晚来我家吃饭吧,我弟妹也来。”

”好啊!”伊万帮王耀拿过参考书,和他并排走向电梯。

已经到秋天了,但是伊万仍然不嫌冷的只穿一件白衬衫。深蓝色的领带紧紧的锁着他的脖子,王耀发现他有将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的习惯。会很不舒服的吧,王耀琢磨着。伊万身材很好,就像个活衣架,王耀有些贪婪地望着他,衣服贴身而不显肥,稍稍显紧的地方勾勒出他肌肉的线条。王耀不由地吞了一口口水,果然在地铁这种缺氧的地方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奇怪的事。

伊万注意到他看着自己,还以为是他被挤着了,于是便在下一站到达时不动声色地将王耀圈在一个没人的角落。

王耀的目光穿过伊万和其他乘客,落在了几个穿校服的女学生身上。

“诶诶你们看!那边那个白金色头发的外国人好帅!”

“是啊!身材超好!不知是哪个国家的,德国的?”

车厢这么小,怎么可能听不到啊...王耀摇头,用俄语小声地跟伊万吐槽:“那边有女生说你帅啊!她们现在居然还拿出手机想拍你!喂,我吃醋了!”伊万笑了一下,回过头来望了他们一眼。

“哇哇好帅!”“是啊是啊!”王耀正要发作,伊万就把他拉到自己怀里吻住,一边吻还一边看那群学生的反应。他清楚地看到她们有人捂着眼躲到同学身后去了。

“天哪!!是男男!!!”

助人为乐,我做了一件好事。伊万满足的笑了。

“干什么啊!”王耀一拳打在伊万的肚子上。可惜他有腹肌,没啥反应。

“吻你啊。顺便告诉她们我是有妇之夫。”伊万的回答很无辜。

王耀一脚踩下去,随后传来了一声不大不小的哀嚎。



“唰啦啦——”王耀将排骨倒入锅中,手机不是时候的响了起来,他用肩吃力的夹住手机,一手握锅把一手执铲不停地翻炒着。

“啊?不来啊,我菜都洗好了,正在做呢。”

“明天呢?明天能来吧,行。”

“你留心着点湾湾,这么大个人了整天都没个女生样,疯疯癫癫的...”

“行,不说了,糖要糊了,嘉龙我先挂了。”

搁下电话一回头,就看到伊万抱着一袋瓜子杵在厨房门口,边嗑边盯着他。“

干嘛?”

“我闻香寻肉。”

“啧。”王耀将糖醋排骨铲到盘子里,笑着往伊万怀里一塞,“先吃你的吧!死肥熊。”

伊万笑嘻嘻地接过来,看着继续在小小的厨房里忙来忙去的背影,自顾自地捻起一块排骨尝鲜:“你弟妹他们不来啦?那就少做点呗,嗯,好吃。”

“那是当然。”王耀抹了一把额前的汗珠,骄傲地说。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王耀还是做了四道菜。伊万给自己添第二碗饭时夸道:“你做的饭比公司的还要好吃!”

吃完饭两人就挤在厅里那张旧旧的布艺沙发上看电视,面前的小茶几上泡着两杯毛尖。刚回来时王耀就说,那两个瓷杯是大学同学送的,是好东西。伊万啜了一口,“,你不是喜欢咖啡吗?”

“那是为了提神,回家喝茶,是享受。”王耀也喝了一口,拿起牙签挑着嫩嫩的毛尖吃了起来,一脸陶醉。

伊万看电视看的入神,正想叫王耀一起讨论剧情的时,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靠着自己睡着了,嘴角还挂着哈喇子。肯定是昨晚没睡够,想到这里,伊万叹了口气,起身将王耀打横抱起来,摸索地走进他的卧室。待到将他放平躺好,又给他盖好被子后,伊万这才回去关电视。

王耀住的地方很小,比自己家还要小一点,一看就是别人住了很多年后拿来出租的老房子。茶几前那个卡在黄色木头电视柜里的老式银色电视,因为没有装机顶盒,所以只能看到几个基本的台。不过王耀也不介意,布沙发上随意的摆着的他的笔记本电脑,和鼠标充电线绕在一起,看来也是很长时间没用了。厅里唯一显得有些生气的是摆在饮水机旁的熊猫纪念品,台面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伊万转了一圈,王耀家里收拾的比较勤快的地方大概只有厨房了。

伊万“吱呀——”的打开内嵌式的衣柜门,几件衣服试下来都小了。“算了。”伊万皱皱眉,拣了一条王耀的看起来还比较大的内裤,走向厕所。

水龙头刚打开时会发出嗡嗡的响声,伊万在这个小厕所里显得有些不和谐,他拿起了窗台上的一个白色瓶装物看了看。

他果然用护发素啊。



伊万套着那条很紧的裤衩,没有阳台,便只好把衣服晾在厕所窗边。关掉了呜呜作响的排气扇,他悄悄摸到床边,钻进被窝。结果动作太大,王耀不满的哼了一声。他注意到床头柜上摆着个小小的相框,出于好奇就拿起来瞧了瞧,却意外的发现是一张自己穿着紧身背心微笑着的照片。他什么时候拍的?伊万淡淡地笑起来,把它摆好。

半夜伊万迷糊的时候感觉王耀一条腿跨在了自己的腰上,出于本能反应,伊万伸手将王耀搂了过来,他的呼吸搔着自己的脖颈,伊万沉沉地睡去了。







tbc.
评论(5)
热度(16)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