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公共自习室(二)

  又偷偷地瞄了一眼他的物理练习册,19班的,敢情是个尖尖班的学霸,叫什么伊万布拉金斯基?名字这么长写起来多浪费笔水啊,王耀摇摇头。

  这边王耀还在沉思之中,那边的伊万同学仿佛已猜透他的想法,一对新耳塞被递了过来。

  “谢谢谢谢!”王耀忙点头。不确定是不是眼花的缘故,他看见伊万害羞地笑了一下。

  妈啦——王耀在心中嚎哭,为什么人家就可以长得这么帅!

 

  有了耳塞后王耀明显就像步入了一个远离喧嚣的世界,他满足地叹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写作业的速度都快了许多,也可能是在旁边这个学霸的刺激下的缘故。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薄荷糖,往嘴里丢进两粒后,将盒子放在桌面上往左一滑,它便“唰啦”一声停在了伊万的右手边。

  伊万对这个小小的回报有些惊喜,二十秒后他将糖递回来。“谢谢。”伊万依旧笑着,做了个口型。王耀撕下贴在了盒子上的小便签条: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伊万。

  王耀看了看,拿起笔:

         王耀  学霸我以后可以问你问题吗?

  伊万点点头,“不过我的英语可不太好呐。”这句话在王耀听来与客套无异,谁都知道尖尖班的学生每科都要在年级前150,否则就有被“踢出去”的危险。但其实令王耀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声音,一点架子都没有,很是温和......果然不能抱有以班取人的想法啊,王耀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这天中午过得很愉快,王耀写完了数学后,看见身边的男生不知何时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三十秒后意识到自己盯着别人看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王耀默默收起自己的目光,抱着课本悄悄回班。

  

  下午闲聊时王耀有意无意地向人脉颇广的弗朗西斯打听起伊万来。

  “嘛...虽然这个人在年级没什么知名度...但哥哥我没记错的话他有一个女朋友哟。”

  女朋友?!

  “快说快说!”

  弗朗西斯玩味地笑了一下,“他女朋友挺靓女的,有些高傲,听说还挺凶哦,怎么,想抠她啊?”

  “正经点!我是那种人吗?”王耀也笑了。

  “谁知道呢?哈哈哈~”

 

  “有女友啊...”晚上王耀回到宿舍,用手臂枕着头在床上喃喃自语。他试图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张高傲美丽的脸,却发现那一张都不能和伊万的脸配成一对。怎么可能,难道是弗朗西斯在骗他?按理来说,伊万这么温和的人....也不是没有可能。接受了伊万有女友这个事实后,王耀有些泄气,作为宿舍中为数不多的光棍,他还是有些压力的。

  心里也不知道是不能接受伊万有个漂亮的女朋友,还是那个女生有伊万这个温柔的男朋友。

  算了,不想了,睡觉。王耀扯过了被子。

 

  第二天大课间的时候王耀揣上四本书偷偷摸到教室旁边的公共自习室提前占位。他们现在这个教室的位置还是有好处的。一楼,风景宜人,抢饭便捷,周末因为不受楼道锁限制的影响所以可以回自己班里自习。而不是像中午那样,去隔壁的自习室里人挤人。而且自习室和厕所、水房都在隔壁,简直是占尽了地利。

  就是晚上虫子太多。

 

  中午悠悠地步向自习室时,一声不算嘹亮的呼喊从另一条走廊传来。

  “哟!王耀!....噗你真小,哈哈。”果然是伊万。

  正想反驳他时王耀闭嘴了。目测身高至少有一米八。好吧,自己是挺矮的。他刚刚说什么?说自己小?哪儿小?

  “同学,看在我帮你占了位置的份上,嘴能不那么毒吗?”

  “嗯?”伊万歪着头。天知道他是不是装听不懂。

 

  写着写着王耀的思绪又被扯回到了昨天的那场闲聊中,如果伊万真的有女友,那她应该也会在这儿出现才对,只是刚刚伊万似乎是一个人来的?

  “喂,小耀。”王耀听见后打了个激灵,手中的三菱应声而落地断了水。

  “啧...看起来好疼。”伊万不忍直视那笔的死状。王耀心疼得要命:“干嘛冷不丁突然叫我啊!还有不要那样喊我!什么小耀小耀...作为男生很丢脸!”

  伊万颇为无辜:“我看你刚刚写着写着就开始啃笔盖....好吃吗?”

  “不好吃!”王耀瞪了他一眼。

 

  生物错题写起来一点感觉都没有。王耀望着面前试卷上形态各异的染色单体,心中只觉一阵烦躁。他不愿将自己的那点小心思称之为“在意”,没错,反常的没有以屌丝的心态嫉妒起伊万来。

  那么这意味着自己觉得他这人挺好,把他当朋友咯?

  .......可能吧。王耀莫名觉得有些心虚。

 

 

  “伊万,”王耀捅了捅旁边的人,“这道题怎么写。”伊万应声凑过来,“哦,小耀你是这么想的啊。”

  “我没叫你看我怎么想的!我问的是为什么B对!”

  “这么说吧。你看,”伊万的指尖跟王耀的指尖相触,按在B选项上,“通过提取蛋清作亲子鉴定没有用的啊,就像我和小耀你的血红蛋白,编码它们的碱基对是完全一样的哦,并不会因为小耀是小耀我是我而改变。动物的话,大概只有核细胞膜上的抗原不同吧.....”

  “这..这样啊。”

  王耀悄悄地摸了一下脸,有点烫烫的。怎么回事?不会是因为伊万吧?!

  咳,怎么可能。肯定是因为他太帅了。

  

 

  谁说理科生不会说情话的?

  呸呸呸。

 

tbc.

---------------------------------------------------------------------------------------------

这篇会写的很随意,因为本来就是减压产物。

只有15天二联了啊!!!!!!!!又要被深圳实验虐!不开心啊!!!

那道题是的确存在的...那段“血红蛋白”也是同学讨论中把我吓一跳的....

办公室下周更。

这篇我会尽量拖延他们的进度,慢慢甜死你们~

评论(2)
热度(10)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