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背德#中露#父子设定,h有

王耀稍微抬头,向门的方向望去。
门开了。
他将方才看着的报纸折了折,顺手搁在了肘旁的茶桌儿上,又缓缓地起身,转过头将刚刚坐过的老藤椅上的垫子拍了拍,这才似笑非笑地张开双臂迎接已经脱下皮鞋穿着灰色长筒袜朝自己奔来的小家伙。

“日安,爸爸。”
“日安,万尼亚。”

他打量着怀里扬起头看着自己的儿子。秋天总显得有些清冷,凉意也渐渐侵墙而入。已经到了着长衫的温度了,万尼亚还仍穿着短裤,所幸那毛料还算保暖,只是可怜了那露出来的膝盖还得经受风寒。
“下周一就别穿短裤了,天转凉了,再说,你这么穿像个什么样子啊。”语句虽带有责备的意思,但口气里全是宠溺的意味。王耀就这么一个孩子,自然疼得紧些。
伊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西服和领带,“不好看吗,爸爸?”“好看,但不是这么穿的。”王耀松开环抱着儿子的手,端起茶杯走进了厨房。“蜂蜜柚子茶好么?我昨天闲着没事熬了点。”他打开壁柜从里头取出一个玻璃罐,又从碗柜里取出一只勺子来,舀出一勺金黄浓稠的柚子酱在杯沿敲了敲,最后拿起灶台上的白瓷水壶往里倒上满满一杯。“喏,拿去吧。”王耀冲扒在厨房门框上的儿子笑着努努嘴,万尼亚双手接过杯子坐到餐桌前,使劲地吹了几口气。王耀坐在他旁边用手支着脸歪头看着他,“猴急,还烫着呢。”伊万听见了他话里的笑意,“我可好久没喝到啦!”说罢小心地抿了一口,“甜,和爸爸一样甜。”
王耀扑哧一声笑出来,“有你这么造句的吗?”
“妈妈呢?”万尼亚放下杯子抬头问。
“啧,指不定上哪打牌去了呢。”王耀尝了口正山小种,泡的刚刚好。儿子和吃茶,王耀也只剩这两个值得惦念的事情了。“怎么,我给你泡茶喝,你还想着你那妈妈?瞧她管过你什么事?”王耀的话里没有喜怒,好像说的事跟自己毫无关系一样。伊万像所有同龄孩子一样识趣地对这个问题闭口不答,调皮地晃着两条细杆子腿,“爸爸,我想吃炒虾仁儿!”
“成,我去叫梁姨给你做。”
“我要吃爸爸做的!”
“好好好……合着你指望着你爸给你做一辈子炒虾仁儿啊?”
“不行吗?”
“难道等你成家了也捎上我一起住?”
“当然!”
王耀笑着去捏万尼亚肉乎乎的脸,“当真?”
“当真。”伊万也咧嘴笑了。

虽是身为家中长子,但王耀并不像妹妹一般热衷于交际,与名媛绅士频繁往来,也不似两个弟弟,年纪轻轻就将祖业经营得有声有色。他知道他只是家业名义上的继承人,无所谓,王耀不在乎,更不感兴趣。他总是鹤立鸡群,别人三两结伴去歌舞厅,他偏身向梨园。赶上开心就多打赏戏子几个钱,再加上二十七八的年纪了连身边几家千金的名字都对不上号,也难怪坊间传言王家长子喜欢男人。
流言说的不错,王耀也不在意。可家里人不这么想,父亲作主安排了他和叶卡捷琳娜的婚事,王耀抱怨几句也只得从了。可怜本来就不是一路人的两个年轻人不曾得到爱情的滋润,自然不久就各过各的了,和婚前没差。虽有一子伊万•布拉金斯基,但其实基本都由喜静的王耀带着,当妈的终日打牌跳舞,乐得快活。
王耀心里还是有点儿后悔的。他原本盘算着领了自己的那份田产后就安安静静地当个乡绅。谁知他会稀里糊涂地同一个罗宋女人结了婚,又稀里糊涂地多了个小家伙出来。在万尼亚还小的时候,王耀牵着他上街,总会被别人误认为他在帮人看着孩子。

“哟!这是您家的小少爷呐!好好,俊得很!俊得很!”王耀也无奈。

梁姨过来把桌上的盘子收走,王耀冲她点了点头后,转过身来叫住伊万:“去,做你的功课去,明天有的是你时间玩。”伊万乖乖地回书房摊开纸笔,王耀拾起没看完的报纸,也跟着坐在了书桌旁儿子的小床上。他时不时抬眼看看伊万又没有在好好抄写,又忍不住去仔细瞧瞧他那宝贝儿子。伊万黄头发紫眼睛高鼻梁,一个完完全全的小罗宋人。他有哪里像自己呢?王耀时常琢磨着,大概是身板,两人都是精瘦的,除了这个,王耀再找不出别的相似之处了。
这孩子长大,可不得是多少姑娘芳心暗许的对象啊?
姑娘嫁出去就是泼出去的水,王耀看着伊万,竟也莫明其妙地不舍起来,他到底是舍不得的。
不愿意看他长大,不愿意看他搂着别的姑娘,不愿意看他成家,不愿意他成为人父。

我这当爹的是怎么了?王耀拍了拍脑门儿。

当王耀靠在床板上静静看书的时候,伊万突然跑进大房,一下子跳在床上。
“闹腾什么呢……快去睡觉。”
“爸爸,妈妈今晚回来吗?”万尼亚刚洗完澡,只穿着条裤衩在王耀床上来回滚着玩。湿嗒嗒的一头金发在棉被上蹭出一条水痕。
“不回来,她刚才打电话说她今晚要住在孙小姐家,几个牌友还没走,随她便了。”
“那我要跟爸爸睡!”万尼亚一下掀起被子,钻了进去。
王耀瞧着儿子在被窝里拱来拱去,打了一下他的屁股,“别闹,快回去。”
“不!妈妈都不让我和爸爸睡……爸爸,你喜欢妈妈多一点还是我多一点?”
“问这个做甚?”王耀笑了,掀开被窝捉住了伊万,“怎么了?”
“……唔,你不要跟妈妈说。”
“好,我不说。”
伊万就叉开双腿骑在王耀身上,把嘴巴凑到他耳边上去:“我—喜—欢—爸—爸—”
“我也喜欢你啊。”王耀揉了揉他没干的头发。
“爸爸,你要是不喜欢妈妈,还有我,我喜欢爸爸。”万尼亚搂住王耀的脖子躺在他怀里,王耀突然紧张了起来。虽说自己是龙阳癖,但他可没有对儿子做过什么,难道是跟自己接触的时间太长,让他有了恋父的情结?
怎么着才好啊?
……顺其自然?会遭天谴吧。

“万尼亚,你跟爸爸说清楚,你说的喜欢,是什么样的喜欢?”王耀严肃地按住了儿子的肩膀,谁知伊万出其不意地挣脱开来,倾身朝王耀的嘴上啄了一口,随后又撒娇似的把头贴在他肚子上抱着他,“想跟爸爸一直在一起的喜欢。”
王耀傻了。

伊万搂着王耀的脖子,使劲地亲着他的嘴。衣橱前的椅子上搭着他下午换下来的黄色条纹西服和灰蓝色的短裤,还有一件褂子,是王耀的,刚刚被甩在了实木地板上。年少的孩子终究是没有经验,努力摸索着讨父亲欢心的办法。王耀就躺在那儿,他还没从刚刚发生的一切中缓过劲儿来,他看着儿子凑上来咬他的耳朵,“万尼亚,别这样,你现在停止胡闹还来得及。”王耀善意地提醒他,伊万却耍无赖般的整个人趴在他身上嘻嘻地笑。“万尼亚,听话。”王耀在内心中做最后的挣扎,他又不敢直接了当地拒绝伊万,怕父子之间的感情会因此产生隔阂,他又害怕去做这背弃人伦的事,尽管他心里是想的。

“爸爸,你没说实话。”

我没说实话吗?那要我怎样才算是说实话……


手在年轻的躯干上游移,王耀把儿子紧紧搂在怀里,又吻着他的眼睛,又吻着他的鼻尖。错了!错了!不应该这样的!心里的自我冲他狠狠地吼着,你这个变态!恶魔!对自己亲生儿子下手的禽兽!

王耀想起他看过的圣经。
我大概会下地狱吧,与那不死的虫子永伴,与那不灭的业火共燃。

已经,顾不上了。

忽然想起什么,王耀拍了一下伊万的屁股,“去,去看看梁姨睡下了没,看看屋里头的灯是不是全关了。”伊万脆脆地应了一声,撒开脚丫子噔噔噔就跑下了楼。王耀起身去拿床旁梳妆台上孩子母亲的脸霜,又慢慢地坐回被窝里等着儿子回来。
“他们都睡下啦!爸爸!要关房门吗?”
“关。”王耀拍了拍身旁的被子,伊万转身就蹭进来。
“爸爸要跟万尼亚做羞羞的事?”伊万搂着王耀的脖子,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
“不能跟你妈说,知道不?”王耀红了脸,“你这些都是从哪学回来的?”
伊万咯咯地笑,整个人又趴回他身上。
父子俩对视了好些会儿,最后王耀先做出行动,他哄万尼亚张开了嘴,小家伙第一次尝到了舌吻的味道。至亲体肤的触感太过美妙,王耀尝遍了儿子小嘴里的每一处,万尼亚的脸早红了。双手仿佛受到指引,万尼亚胸前的两点粉嫩被他充分揉搓后突起,他显然是第一次,难受地用双腿勾住了王耀的双腿,结果害得王耀再次气息紊乱,大手直接移向伊万小腹,儿子的三角区敏感得很,“爸爸……好痒……”伊万皱眉委屈地往王耀怀里钻,本想得到来自父亲的爱抚,谁知王耀在他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
“你这小子,这么不老实,不怕我等会弄疼你吗?”他将要得到亲生儿子的处子之身!王耀想到这里,发现下面早已热乎起来了。何等背德、丧尽天良的事啊!他却……他却……
王耀拉下了万尼亚的底裤,又拧开了盛着油膏的小铁皮盒子,用指甲挖出一小块来,另一只手环住儿子的腰,“万尼亚,分开腿……对……”将手指上的油脂在儿子私处抹匀,不出意外地看见万尼亚腿肚子抖了几抖。
“还没开始呢。”王耀笑了笑,食指慢慢插入伊万的后穴,温暖湿热的肠壁缠住他的手指,手指所经之处带来的快感蹿遍王耀全身,伊万此时还有点享受的意味,等到他加第二根手指时小家伙就淡定不了了。“后面有点疼……爸爸……”语气仿佛是在讨王耀的妥协,最后三根手指一起在后穴中出入时,万尼亚只剩下憋红小脸抱住王耀不说话的份了。
“接下来忍着点。”只是简短的一句话,王耀亲了一口伊万的脸蛋,拔出手指换成自己的私器,对着那还在开合的后穴一节节推入。“啊啊……爸爸……疼……呜……”万尼亚抬起头对上王耀的脸,泪水在他眼眶里打转,爸爸的下体像是对他任性的惩罚,十四出头的小男孩用尽他所有的力气去接受这么一个在他体内埋着的不速之客。满了,感觉再也装不下了,自己的后面装着的全是爸爸的东西。万尼亚眨眨眼,泪珠子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不哭不哭……”王耀吻着他的眼角,放慢了进去的速度。等完全没入后,王耀自己也吃惊了。惊异于自己居然狠得下心来完全进入儿子,也惊异于儿子乖乖地容纳了所有。
“爸爸……我会很没用吗……?”伊万低着头,看着自己与王耀肌肤相接处。
“怎么会,别乱想。疼就抓我的背。”王耀亲了亲他的额头,扶住他精瘦的腰开始一下一下地挺起胯来,他可以清楚地听见儿子那撩人的声音“嗯……嗯……”地吹过耳边,他也看的见儿子抿着嘴低头不说话,这时候他就会抽出来再故意猛得一下顶进去,因为万尼亚会突然抬头失声呻吟出来。他喜欢挖掘这些他不知道的关于儿子的小习惯。
明明是秋冬交接的日子,俩人在床上却是汗流浃背地给予着,索取着。年轻身子诱惑着王耀不知疲倦地在万尼亚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红印子,儿子的私处早就流血了,王耀瞧着眼前闭眼醉心于与爸爸交合的万尼亚,也没跟他说,说不定他自己都没感觉到他已经被爸爸的下体所伤。
王耀开始了快速的抽动,万尼亚像是没劲了一样抱着王耀的后脑,把下巴抵着他的肩,又像是紧张过度,好几次被王耀无奈地要求“放松点儿,你爸进不去啊。”呼哧呼哧的喘气是一股股打在王耀后颈上的热浪,王耀卖力地反复抽插,他感受的到自己改变动作给儿子带来的每个微小的变化。
伊万的私器被两人的身子夹在一起,前端已经因和爸爸腹部的摩擦而变得红肿发疼,万尼亚绷起脚指,手抠着王耀的背努力忍受,但下面却不听话地将白浊溅在了王耀整个胸前,小家伙一下子泄下气来,自暴自弃地往爸爸私器上径直坐下去,引得王耀紧跟着也尽数释放在初次经受人事的后穴中。
“喂……你调皮啊。”王耀笑着去点怀里儿子的鼻尖,“爸爸讨厌,这个时候还想着欺负我……爸爸,后面好疼……”伊万小声嘟囔。
“好好好,我出来,等下给你按按好不?”王耀苦笑着从万尼亚体内退出,搂过儿子钻进被窝,伸出手在他后穴周围按摩着。“嘶……轻点。”伊万把两只手贴在王耀胸前,渐渐地有了困意。
“晚安吧,儿子。”王耀看着从被窝里露出半个头的伊万,喃喃说道,“以你妈的性格,今晚不会是最后一次……”


fin.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觉得我写完这文真的变成变态了……
我已经很久没这么酣畅淋漓的写过肉了……
依旧是喜欢请介绍给旁边的朋友&求观后感啊啊啊!
感谢每一个鼓励我写中露的人w

评论(28)
热度(73)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