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办公室的故事》(8)

“喂,湾湾你看到门口了吗?对,进门左转,5栋303。”
“还有人来?不是濠镜吗?你怎么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呢?我这做的菜可能不够啊……”
“伊万!去我房间里搬张椅子出来!”王耀挂掉电话,扭头冲伊万喊道。盘子里腌好的鱼下锅,在油里“滋滋”地响。
不一会儿王耀就听到了门铃响起,他把手搁在围裙上狠狠地抹了两下,跑去开门。木门坏了,拉开的时候费了王耀好大的劲儿。
“哥!”王湾没等王耀把门完全拉开就着急地扑进了他的怀里,小时候就老喜欢黏着哥哥们,这习惯怎么也改不了。
“长这么大人了,还这么爱闹腾……”王耀笑着拍了下王湾的头顶,“欺负我矮吗?”
“想你了嘛……多久不见你了……”
“好啦,”王耀松开抱住妹妹的手,“今天你带了什么客人来啊?”
“嘻嘻,你猜!”王湾适时地偏过头去,于是王耀瞧见了那个踩着坡跟鞋不紧不慢地走在后面的人。
一个女人。

王耀一时没反应过来,“湾湾,这是……?”
“哎!你怎么老是不懂我们这些当弟妹的心情!”王湾在王耀的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像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一样,“哥,我们今天……做媒来啦!”
“您好,王先生,我也姓王,我叫王春燕。”站在王湾身后的女子稍微欠了欠身,王嘉龙在旁边补充道:“大哥,这么唐突实在有些抱歉,王小姐我和湾湾都挺喜欢的,原本我打算晚一点再介绍你们见面,可湾湾说今天就挺好……我就依她了。”

王耀整个人都懵了。
他脑子里第一件想到的事是:伊万怎么办?

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伊万闻声从房间里走出来,王湾探过头来瞧了一眼,疑惑地问:“哥,他是谁?”

“他是我同事。”
“我是他男友。”
异口同声。

两人都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回答,还是伊万先改口:“开玩笑的,我是他同事。”,附带的还有标准的微笑。
气氛一瞬间变得尴尬极了,王耀干笑了两声,“坐,大家坐。饭都做好了,我去把菜端出来。”
“坐吧。”王耀端上最后一盘菜,坐在了伊万身边,五个人围着小餐桌挤挤挨挨坐着。王耀悄悄伸出手去握伊万桌子下的左手,他却一把抽走了自己的手,干脆搁在桌上来。他生气了,王耀看着笑眯眯地开始和湾湾搭话的伊万,苦笑。
相亲的基本礼节王耀还是知道的。王小姐一边赞赏他的厨艺,一边像查户口似的问这问那,王耀也不生气,全都一一礼貌地回答了。眼下四个人颇有谈笑风生,其乐融融的感觉,而伊万却在不知不觉间被晾在一边,默默地夹面前的菜。
没有心情,没有胃口。王耀忙活了一上午做的这么多菜,在伊万眼里瞬间失去了应有的色香味,他麻木地夹起又松开,筷子与碗边敲击发出“叮叮”的响声。
“王耀,谢谢,我吃饱了,我回公司还有点事,先走了。”又过了五分钟,伊万突然起身,将筷子横摆在碗上。
“啊?不尝尝这鱼吗?”王耀呆呆地抬头,剩下三人的目光也跟着落在了伊万身上。
“不用了,有点赶时间。”
“那……那我送送你。嘉龙,你先陪王小姐聊一下,我很快就来。”尽管王湾在下面扯他袖子,示意他这样真的不礼貌,但王耀还是装作没发现一样,摸走了鞋柜上的钥匙串急急出门。

王耀追上了他。“伊万!等等!你听我解释!”
伊万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笑着看着他:“我不需要解释哦,你刚刚不是已经在他们面前解释地很清楚了嘛,王耀同事?”
“我不知道还有别人来!我原本打算今天跟他们说的!”
“但是你发现多来了一个人就改口了?”
“我不想这么做!”
“王耀,你真自私。”伊万冷笑一声,转头大步走远。

另一边,王湾在嘉龙和王春燕聊天的空当儿里溜进哥哥寒酸的卧房里参观,她注意到了床头摆了张照片。
十秒钟后,她慌张地喊:“嘉龙!你先过来看看!”

王耀赶回来时发现客人已经走了。“她下午要加班,先回去了。”王湾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足够平静,“哥,坐这儿来。”她拍了拍自己和王嘉龙中间的位置。
谈心的阵势。王耀无奈,坐了过去。
“大哥……他是你男友对吧?”嘉龙把电视调成了静音,表情严肃地可怕。
王耀看着电视上的人嘴巴一张一合,却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
“……对,他是。”
“哥!你真的是同志呀!”王湾在得到当事人肯定的答复后忍不住喜形于色,被王嘉龙狠狠地瞪了一眼后又默默闭嘴。
王耀长叹一口气,痛苦地抱住了头,“早知道就应该早点跟你们说的……”
“大哥,你该和他分手。”
“我不!”王耀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突然“腾”地站起来,“谁都别想干涉我!凭什么!”
“大哥你先冷静下,我们只是为你好……”
“为我好就别管我!这是我的权利和自由,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王湾看了王嘉龙一眼,“哥,我帮你去洗碗吧。”
“不消你去。”王耀没好气地拒绝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想静静。”

他们走后,王耀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强硬气场,像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没劲地趴在了沙发上。布沙发吸味,这么多年下来味道比较难闻,王耀翻了个身,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看。那天花板好似在不断下沉,王耀觉得下一秒它就会将自己死死地压在这咫尺空间之下。他摸出手机,拨了伊万的号码,只响了两下就被挂断。再打,又被挂断。第三遍打过去时,机主关机了。
王耀觉得生活从未如此糟心过。

揣上手机、钥匙和地铁卡,王耀就这么凭着对伊万家依稀的印象追寻而去。
第一次觉得挤地铁这么孤独。
到楼下时碰巧有人出来,王耀就跟着进去了。按了两下电铃,他听见门里面主人穿着拖鞋“啪嗒啪嗒”走进来又走回去的声音。从希望到失望,一共只有门里伊万透过猫眼张望的那两秒。王耀作罢,倚在灰兮兮的墙上开始观察起蜘蛛结网。
直到傍晚,那扇门才终于被打开。伊万大概本是打算出门买吃的,看到王耀时显然没想到他会在门口等了一下午。王耀盯着他嘴里刁着的烟,火星一闪一闪的就像自己可怜的坚持。
伊万瞟了他一眼,漠然地路过,王耀追了上去。
“我跟他们说了,他们不会再来干涉我了。”
“哦。”
“……伊万,我不记得你抽烟的。”
伊万停下来,把烟夹在指间,“以前抽,后来戒了。”
王耀抢过那支烟,甩在地上狠狠地踩。无名火。伊万也怒了:“你干嘛!”
“我不准你抽烟!”
“你不准?好,你不准……”伊万突然扳过了王耀的脸,朝他的唇狠狠地咬了下去。王耀痛的直吸气,血腥味在他口腔中迅速弥漫开来。只是他强忍着,没有推开面前这个疯狂的人。
“我也不准……不准那些人分享你的厨艺!打探你的消息!更不准你在他们面前露出一副我不曾见过的卑微!我不准!不准!”伊万再次咬上了自己,王耀注意到他的嘴角上还有着自己的血。
他疯了。王耀抱紧了他。

tbc.

憋了几个月终于更新了,开心呀!下篇起我会丰富剧情的……(感谢白桦树同学和我一起讨论脑洞!ww)

评论(4)
热度(15)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