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圣诞番外•办公室的故事

啊……最后想了想还是写了肉。
自己写的挺开心的w傻白甜
==================================
“喂?嗯,下来吧,我弄好了。”王耀拿着电话在公司楼下来回走着,他刚刚取了一笔钱出来。由于圣诞节的缘故,他必须得给伊万买点什么,而他今天又几次忘记了这码事。到时再看吧,不行的话今晚这顿就由自己请好了。
王耀低头看着自己的黑色皮靴,他前几天特意买的,今天还是第一次穿出来。
“嘿!”他抬头瞧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公司大楼门口里跑出来,手里还抓着手机,那是他男朋友。
“嗨!”伊万有点喘不过气,的确,这里冬天有点湿冷,跑步后嗓子会很难受。王耀给他顺了顺气,“去哪儿吃?”
“百货公司楼上那家回转寿司吧。”
“现在去还会有位置么?”
“我已经订好啦。“伊万冲他笑了笑,“总之先赶紧去。”

伊万迈开步子,王耀紧跟着追上去。街上的店铺门口常能见到有圣诞老人打扮的店员在派发传单,玻璃上也被喷出“Merry Christmas”的字样和图案,温暖的氛围让人无意间忘却了冬日的寒冷,王耀看着染上橘黄色灯光的人行道,又向伊万靠近了一点。

地铁比以往显得拥挤得多,许多外国人和中国人挤在一起,就像伊万和王耀现在这个姿势一样,紧挨着。伊万牵着他躲在了车厢末尾的角落站着,王耀的脸红了。伊万看出来了,忍不住去逗他:“耀。”
“嗯?”
“你买新鞋了啊?我看见了。”
“嗯……”王耀心里有点开心,“好看吗?”
“好看就那样吧,倒是你穿起来高了好多。”伊万扑哧一声笑出来,惹的王耀去打他:“闭嘴!混蛋!”
打出去的拳头刚好被伊万截住,然后被引领着迅速环在了他的腰上,王耀又红了脸,“你好烦啊。”
“没你烦人,整天吵不过我就打。”
鼻尖被他按了一下,王耀任性地扭过脸,靠在伊万肩上。

伊万很有先见之明。回转寿司店门口排着老长的队,伊万报出自己的手机号后被领到了预留好的卡座处。两人干巴巴地盯着对方,只顾得上傻笑。伊万今天穿得的确好看。白色长袖衬衫外套着枣红色薄毛衣,V领下胸前的一排扣子他都没扣,里头衬衫的褶皱显出隐约的胸肌轮廓。米黄色卡其布裤子,和脚上那双灰绿色的笨重的靴子,前头被故意做旧,磨破口子的地方露出金属的鞋尖(就是靴子前面那个圆的……我不会说orz)

“先吃饭还是怎么?要不先把礼物……”伊万正准备掏口袋,王耀却猛得起身:“先等等我!”随后三两步跑出了寿司店,留下莫名其妙的伊万。

商场里一对一对的情侣们都疑惑地看着这个穿深棕色呢子大衣的男人,王耀有些尴尬地四处张望着,他记得前几天在这里相中一款软帽,不知道卖没卖完。
伊万戴起来会很好看的。

当王耀再次乘上观光电梯时,他的手里多了一个装着灰色软帽的纸袋。

“抱歉……那天就打算给你买的……当时没带够钱……”他们的卡座就在回转带旁边,照在桌面上的昏黄灯光、椅背上的高高的镂空隔板和走廊两侧垂下的串珠帘子很好地营造出足够的私人空间。此时王耀把纸袋放在桌面,眼神不自然地看向别处,然后又被伊万笑了。
伊万将帽子戴上试了试,问:“我帅吗?”
“……嗯。”
“那好,我喜欢。”将帽子取下重新装回袋中后,伊万掏出了两个小盒子。
“猜猜看,哪个是给你的?”两个墨蓝色的盒子并排摆着,王耀看着他,“肯定是小的那个是给我的,对吧?”
“小耀真聪明。”伊万微笑着打开了左边那个盒子,把里面的银指环捏起来,又接过了王耀递过来的左手,将指环套在了无名指上。
“你看,外面那一圈是你的名字,里头是我的名字。”伊万说着将那个大一圈的指环也戴在自己左手上,“我的和你相反。”
“……不少钱吧?”
“啊?”
“我是说,这对戒,花了你不少钱吧?”
“哎,”伊万把两个空盒子放进纸袋,“我乐意,怕啥?”
“……以后别乱花钱。”
“嘁!”伊万倾过身子去捏了捏王耀的脸,“你这帽子也不便宜,我又不是不认得牌子。好啦,先吃饭,我买了两张电影票……”

那天的鳗鱼饭好不好吃,王耀已经记不得了。他感觉那天一直在盯着伊万的脸,仿佛看着他自己就能饱了一样。桌旁摞起了花花绿绿的碟子,伊万的胃口比平时都好得多。席间伊万一直在忙着给王耀的寿司蘸酱油,有几次还夹着寿司送到了他嘴里,王耀觉得再这么下去就该轮到伊万用嘴来喂他了。

晚上,两个人一人拿着一个手卷,突兀地站在一群端着爆米花盒子的人群间等待着验票。他们已经够突兀的了,从下班那会开始,王耀就不停地感受到有女性炙热的目光落在他和伊万身上,特别是现在,九点多电影院人最多时,两个打扮光鲜的大老爷们挨在一起啃手卷,哎哎。

王耀真心感谢伊万没有买爱情电影的票,那才别扭呢。况且两人本身也不爱看这种电影。
“唔,美国电影都是看到开头就知道结尾的,无聊。”
“嗯。”王耀回应。
嘴上都这么说,俩人最后却还是沉浸在剧情中,忘记了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是培养感情。

两个半小时过去,王耀伸了个懒腰,待人群差不多离场后才同伊万一起起身。
“……今晚开心吗?”伊万偏头问。
“嗯,有你陪就很开心了……”
“那……”
“要不今晚回我家吧,如何?”
伊万看着王耀询问的目光,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我已经订好房间了……”
“哈?!”王耀哭笑不得,“合着你全程都安排好了啊!”
“这不是想你开心嘛……”
“唉,走吧。你带路。”王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再次踏上依旧热闹的街道。

今天酒店里多了许多不带行李的客人,包括现在正在办房卡的伊万和王耀。 王耀啧啧感慨着,本市的五星级酒店当真是豪华,伊万这家伙还真下了血本,啊不对,还真舍得给自己花钱。
前台小姐不时瞟向旁边等着正在领房卡的外国人的中国青年。
“您好,这是您的房卡。”顶楼的情侣套房房卡被装在特别的粉色纸卡套中后送到伊万手上,他打了个响指,“耀,我们走。”于是小姐们目送着留马尾的年轻人与那个外国人并肩走去电梯房。
“哎哎……真是男同志啊……好浪漫……”

两人走近电梯间,一直牵着手。
伊万用拇指指腹摩娑着王耀的掌心,王耀也干脆把头埋进他的胸肌中。
“叮”的一声提示顶楼已到,可能是刚刚看完电影太累的缘故,两人都没及时反应过来。
电梯门开了。
“诶?伊万!真巧呀!”伊丽莎白的声音突然在耳旁响起,方才还在闭目养神的两人惊醒。
“咦?王耀?!你们俩?”
全被看见了!王耀此刻脑中只有这一句话,这可是只有情侣套间的顶楼!而且自己刚刚还和伊万……

“哟……伊莎姐……”伊万也很不自然地笑着,“你和基尔伯特……来这儿啊……?”
“是呀!”伊丽莎白回答地倒是干脆,“你呢?和王耀?”
“啊……哈哈……”伊万干笑,扯着王耀逃一般地迅速走出电梯。
“明天要是不想上班就给我发短信!”身后伊丽莎白朝两人挥着手,而他们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圆形的大床上撒满了玫瑰花瓣。
面前是可以将城市夜景尽收眼底的落地玻璃窗。
王耀此刻被伊万打横抱着,“喂。”王耀开口。
“嗯?”
“你今天一天都没吻过我。”
伊万拍了拍王耀的屁股,示意他爬上床,“不还有得是机会吗?”
“不行,就现在。”
“好吧,唔!”伊万还想说什么,自己的脖子已被王耀一把勾住,然后他的唇贴上来,舌头在自己的唇瓣上游走,于是伊万张开嘴迎接他的入侵。
两人喘息着抱在一起,在床上滚了几圈,闹够后停下。王耀撩开伊万的刘海,“做吗?”
“嗯。”伊万再次吻上去。
伊万掏出的钱没有被浪费,他得到了极致的体验——无论王耀是用嘴帮他,还是用他自己——一切都是完美的。
床单掩不住的是厚重的喘息,他们彼此都很久没有过性生活了,今天的最后一站无疑是很好的调剂。
王耀的大腿、脚掌、后背,伊万的脖颈、小腹、耳垂。他们总能迅速找出点燃彼此的正确位置,然后尽自己所能,抓住机会好好享受一番。
伊万最喜欢在做的时候看王耀的表情,那是他闭着眼,微张或紧抿着唇,蹙起眉头的样子。像是在责怪伊万弄疼了他,又是隐忍地,无声地催促:“快点!呃,再快点!”

王耀满脸潮红,鼻尖上全是汗水,他的头发湿嗒嗒地凌乱地粘在背上。他们做爱,他们出汗,出很多汗,哪怕伊万说是空调的暖气太热了——这是显而易见的谎言。
伊万拔了出来,王耀很有默契地迅速翻了个身,正面对着他,抬起双腿灵活地勾住了伊万的腰,然后又是进入,反复,呻吟。
交合的地方因红肿而令人难受,王耀将因此得到身上人更多的吻作为安慰。
那天晚上伊万射了两次,而王耀是三次,他们都脱力了,两个“大”字摊在床上。他们盯着彼此腿间耸拉着的家伙,没羞没臊地开起了下流的玩笑。王耀觉得自己后方此刻仍重复着刚才被抽插的快感。
“起来!快扶我去洗澡——嘿!”王耀笑着去摇伊万,伊万只好使出仅剩的力气抱起赤裸的爱人坐进了大浴缸。
不一会儿两人就泡在水里打起了水仗,就像两个孩子。
“对,万尼亚,这里再用点力……”当王耀享受着背后伊万贴心的洗发兼头皮按摩服务时,伊万问了一句:
“明天请半天假?”
“嗯。”
“对了,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等等!现在已经是26号了吧?!”
“哈哈,好像是呢。”



fin.

评论(4)
热度(40)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