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从心而终<1>

架空世界设定*
灵力设定有*
不出意外是大长篇*
太难写了……



那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相传创世纪时上神率领众神造出天地山川,接着创造出了飞禽走兽,当一切制备妥当,天地进入正常秩序时,为纪念其中贡献最大的五位神灵,上神下旨将五神灵的灵力赋予他们的族人,使他们拥有有别于常人的身份与地位。五族族人也因此成了第一代拥有灵力的人们。他们之中最有能力的人,即“上神意识的继承者”,被赋予了掌管这庞大帝国的权利,将步入该族最神圣的宫殿,发号施令,睥睨众生。继承者不可终生掌权,这权利每三十年将轮换至五族中另一族的年轻有为的人手中,是曰“传喻”,意为传上神之喻。

数千年后,由于五族族人不再像他们的先祖一样秉承着历代相传的美德,上神决定降下天谴,削去了那些有违社稷秩序和丧失伦理品德的五族族人一大部分的灵力,并将它们随机分散给平民一族。从此以往五族族人灵力高低有别,而平民也将获得窥视上神传授法术的机会。又过了数百年,五元素的传承者——五族不复昔日辉煌,却依然是整个帝国中最显赫的五大贵族,另有平民苦读自学,凭借灵力与努力跻身贵族之列,共同构成帝国权利与决策机构的核心,并辅佐继承者掌管帝国。

“传喻”盛典将近时,布拉金斯基府上传出了少爷精神失常的消息。渐渐的,传言越传越离谱,少爷不吃不喝、少爷被元素力反噬等等被人说得有鼻子有眼。而在一个星期后的盛典前夕,布拉金斯基府中最神秘的大门被人从内缓缓推开,紧跟着,从被数百个蜡烛照亮的屋子里走出来的赤裸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传闻的主人公、府中长子伊万•布拉金斯基。


“安娜,给我穿戴。”声音冰冷无情,而得到命令的女仆此刻却羞红着脸,低眉顺眼地——从内裤开始——一件一件为主人穿上,甚至还贴心地抚平了底裤在胯间产生的褶皱。要为一位有着优美身材线条,恰到好处的肌肉且英俊年轻的青年少爷做这种事,也难怪这可怜的女孩子心甘情愿去伺候府中脾气最恶劣的人。只可惜现在伊万少爷并不是很开心,因为他作为五族中“霜族”的后裔,在刚刚过去的整整七天中,压根就没听见上神在他耳边说半个字。于是眼前这个跪着为自己穿裤子的女仆,此时在伊万心中简直和一条发情期的母狗无异,只可惜,“它”显然找错了对象。

“弄完就赶紧滚,别再让我看见你这种污浊的家伙。”伊万冷冷开口,像是一块在散发着寒气的冰川,由于他的“属性”,周围的温度也明显地降低了。

“是……”少女逃似的离开。再晚一点,说不定命都保不住了。


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不耐烦地抓着白金色的软发,长靴在木地板上“嗒嗒”地急促敲击着,伊万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会客厅。

“哟,少爷出来了啊,有没有听到上神对你说什么悄悄话啊?”名为娜塔莎的二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用小巧的羽毛扇掩着嘴无情地讥笑着她哥哥,那套着鲸骨裙撑的裙子也跟着晃了几晃,显得夸张又轻浮。

“你最好给我闭嘴,亲爱的妹妹。”伊万走到娜塔莎面前,半倾着身子当着她的面一字一字优雅地吐出。没有被选为继承者的可怜人,布拉金斯基家族中灵力最高法术最强者到头来却要遭到妹妹的嘲笑,这对伊万来说简直就和风神的子孙都变成了安静礼貌的人一样难以接受。对了,那个风族后裔——阿尔弗雷德,怕是正像个蛤蟆一样在大喊大叫吧。


“走吧,妈妈,爸爸,还有你这家伙。”伊万狠狠地瞪了娜塔莎一眼,“再不走就赶不上盛典了。”仆人们已将皮箱子打点好装车,一行人纷纷坐上各自的马车,勤劳的家畜在吃足草料后迈开蹄子,拉起他们踏着夜色朝东方的黎明奔去。

***

“嘿!亚瑟我不明白!我的驭风术明明这么好——”王耀皱着眉头瞟了一眼远处聒噪的风族后裔,金毛的家伙乱喊乱叫,他真恨不得现在就找来侍卫把他撵出去。

“你就不能安安静静闭嘴呆上五分钟吗?你不明白难道我就明白?”远处的平原上突然落下一道亮眼的闪电,阿尔弗雷德口中叫做亚瑟的男子愣了一下,低声向旁边的人威胁道:“你要是再惹我生气信不信我让闪电直接劈在你头上!”

明明是上午十点光景,而那天边的火烧云却如傍晚那样绚丽。大家都知道这奇异的天象实际上是上神送来的祝福,因为“传喻”大典即将开始。

王耀坐在红色绸布装饰着的木椅上一口口喝茶,余光中瞄见有人正盯着自己,王耀啜完最后一口茶,转头迎上那目光。墨蓝色的笔挺制服配着七分紧身白裤,露着精壮的小腿。

“布拉金斯基公爵?您找我有事?”搁下茶杯,王耀双手将身前长长的裙裾扯起,小心地迈着步子走向伊万。他身上深红色的及地长袍衬着唇红齿白的王家长子,使他看上去就像东方部族中的火焰鸾尾一样,危险而又迷人。

伊万眯起眼睛,无意识地舔了一下上唇,“您这衣着打扮,可真像继承者啊。”

王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笑道:“过奖,我这件哪比得上,继承者的服饰繁复多了。”

“这次的继承者是您的弟弟?似乎每次轮到火族,都没有长子的份呢。”

“是的,的确如此。”

“您不觉得可惜?您的灵力肯定比你弟弟高吧。”

“我并不介意。再者,”王耀眯起眼睛,“公爵您,是否管得太过宽泛了?”

“我的错。”伊万轻佻地朝王耀半鞠躬,拉起他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象征性地吻了一下。

“啧,”王耀皱着眉瞧着面前这个贵族公子,没有介意他对自己的手做这种事,“盛典要开始了,还是先注意着点维持您霜族长子的形象吧。”





tbc.

评论(11)
热度(13)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