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从心而终<2>

妈蛋居然被屏蔽了……这里是完整的肉,1篇与2篇中间的过渡中午补完




“少爷吩咐了,请您不要再跟过来了。”两名火族婢女双手交叠,朝伊万欠了欠身,却仍挡在门口。

“是我亲自将他送到这儿来的,我若是不能确定他已无恙,是不会走的。”伊万双手抱胸倚在门柱旁,“难道你们俩打算就这么让霜族长子站在门口等着?”

“奴婢不敢!但少爷他现在是见不得人的……”一名婢女急急脱口,却看见另一名婢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如何叫见不得人?他一路都是我抱着回来的,你这意思,是在骂我不是人吗?”

“奴婢万万不敢!只是……只是……少爷和奴婢都是为了您好……”

“为了我好,就别再挡在这儿碍事了。”伊万不耐烦地推开了低眉顺眼的两个婢女,径直向前推开了门跨进去。


红色,满目皆为红色。深深浅浅的红,充斥着这间大宅子。难道王耀的眼睛不会疼么?无法想象整天呆在红屋子里的王耀的感受,伊万他现在就已经想走了。

枣红色的木架上摆放着或长或矮的瓷制瓶罐,在左下角还摆着一只黄青色的琉璃小马。兴许这是王耀小时候的玩具?伊万笑了一下,整天玩这种女孩子家的东西,也难怪如今会长成这般不男不女,清高寡言的人。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门,门虚掩着,可伊万确信王耀就在里面——那不明摆着吗,那间屋子就像一个燃得正旺的炉子,那就是一个热源,而这热源只可能是这个半路跑回家中的火族长子。

“王耀,你怎么回事?”抬起手原本准备推开门,伊万忽又觉得不妥,便隔着门问了一句。

“我很好,你快些走,别管我……啊!”门内的人话未说完便吃痛喊出声来。伊万觉得不妙,方欲推门,又听见王耀紧跟着说:“我数三声,你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三!”

“你等等!”伊万有些恼火,“你什么意思?我送你到这儿来看看你怎么样,你却赶我走?”

“我跟你道歉行不行,我很好。二!”

“那你刚才为什么叫?又为什么不让我进来?”

“没空跟你说,你快走!”房内王耀的声音有些急切,他像是在咬牙切齿地同伊万说着话,“妈(呵)的,你赶紧走啊!”


王耀没料到伊万推开了门。

整个屋子热的可怕,伊万觉得每走一步都要窒息。等伊万绕过屏风走到王耀面前时,他正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瑟瑟地发着抖。他的前额上全是汗水,嘴唇被他咬得发紫,整张脸都是诡异的潮红色。

他瞟见了伊万,于是痛苦地拖着一身袍子往床的另一侧挪去,“别过来……别过来……不然你会后悔的……别怪我……”只可惜他的速度哪比得上伊万的。他三两步走到王耀面前,摁住了他的肩膀。

“把话说清楚。”伊万强忍着方才被他辱骂时燃起的怒火,直直地盯着他。

王耀抬眼像是委屈地看了看他,“既然你来了……就帮帮我……可由不得你再后悔了啊!”王耀忽然坐起身来,伸出手一把挽住伊万的脖子,两人一起摔到了床上。伊万被他莫明其妙的举动吓了一跳,想跑,却奈何王耀力气大得惊人,他就这么被王耀抱着,动弹不得。

如果只是这样而已,伊万定会谢天谢地。下一秒,王耀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脸,所触之处泛起一丝丝白色的蒸汽。王耀起先缩回了手,但未等伊万反应过来,又再次将手掌贴上了他的脸颊。

“你他(呵)妈干什么?!你会烫死人的知道吗!”伊万痛得呲牙咧嘴,使劲地推王耀。


“……对不起,让你也成了惩罚的牺牲品。”他没听到王耀这句呢喃。

他只看见王耀吻了上来。


那并不是一个多美好的吻。首先,接吻对象是个才见面不久的清高寡言的火族长子。其次,他是在被烧伤的温度下被他强吻的。毫无温情可言,毫无。最后,王耀干脆跨坐在伊万身上,一边倾着身子继续吻着,一边开始解着身上里三层外三层的袍子。伊万就这么看着他扯开了贴身素色布袍的打着结的带子,竟忘记了逃跑。白袍中是王耀淡粉色的皮肤,那骇人的粉色从脖子开始蔓延,到胸脯,到肚子,到小腹——伊万没敢再往下看,他这是要做什么?

接着王耀张开双臂,火红的袖子跟着升起来,他那样子像极了火凤凰。王耀半阖着眼,嘴自然地微张着,像是要说出什么来,又像是仅仅为了感叹一声。他伏了下去,胸膛与伊万身上手感粗糙的布料和冰凉的金属扣子相摩擦,仿佛这样就可以降温似的。一股巨大的热流擭住了伊万,像鳄鱼猎食那样缠绕住了他。伊万最后看见的是王耀低头为他解扣子的模样,因为他还未来得及阻止,便已陷入了短暂的昏迷。


再醒来时伊万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赤(呵)身裸(。)体的王耀抱着同样赤(呵)身裸(。)体的自己,皮肤相接之处腾起大片大片的白雾,还伴随着“嗞嗞”的响声,自己简直像极了煎锅里的一块肉,或者根本就是。高温让伊万痛不欲生,他哪知道这痛苦的根源在他大腿间的人身上。

抬手向白雾中摸去,却只摸到了王耀皮肤细腻的没有赘肉的腰。意识到自己在和王耀做床(。)第之事后伊万猛得坐起,鼻梁却磕到了王耀的牙。王耀瞧着眼前在雾气中模糊的人影,伸手抱住了他。

“我这辈子欠你的。”

然后王耀按着伊万的肩再次上下起伏起来。伊万不知道王耀羞不羞耻,反正伊万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王耀骨节分明的手指蹭过伊万的耳垂,他歪过头来,含住伊万的舌——尽管伊万不可能会配合他而做出什么动作来。随着自己加快频率的上下律(。)动,王耀可以更加明显地感受到伊万的家伙插(。)进又抽出时给自己带来的快感。王耀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交合时穴(咳)口与根(。)部摩擦发出“啪嗒啪嗒”的水声,不时还有伊万先前射出的浊液顺着缝隙流出,沾满了王耀整个大腿根(咳)部。那里的皮肤早已发红,就像新生儿皮肤那样脆弱不堪。王耀将垂下的额发再次撩回耳后,贴紧了伊万的身子给了他一个更加缠绵的吻。牙床早就被他舔了个遍,伊万怀疑王耀打算下一步舔走他口中的津液。不用看也知道并不大的小(咳)穴卖力吞吐着伊万的家伙,王耀没想过这样是否会伤到自己,只是一味地搂着伊万的脖子抬身又坐下,没过多久伊万便觉得身下一紧,紧接着王耀略带享受般的轻叫出声。


伊万用手遮住了眼。
他射在一个男人体内了。


白雾神奇地渐渐散去,而王耀摸起来也不似刚才那样灼人了。伊万恶狠狠地在心中将所有人骂了个遍,尤其是他自己。天知道他现在有多尴尬,虽然皮肤根本没被烧伤,可却遍布着王耀又咬又舔所留下的红印子。还有他的小腹,神呐,他的小脑袋仍紧紧地抵在那儿,还不时地射出一些白(。)浊,而他的小腹上早已布满了斑驳的痕迹,有些新鲜的,有些已经干了。最可怕的是下面自己与王耀交(。)合的地方,湿热的,滑溜溜的液体正从内(咳)壁间流出,再从腿间滴下。这些特别的感觉无一例外都在提醒着伊万,他还在王耀里面。

王耀也尴尬得很,一头黑发随意披在他的背上,下巴上还挂着因努力运动而流下的汗珠。他想起身,可只要稍稍一动,那体内的家伙就开始刮搔着自己每一个敏感点。他又想说点什么,说什么呢,事到如今,什么语言都是苍白的。

“咳。”最后王耀还是先起身离开了伊万。当伊万的家伙从他后面中滑出,从他股(咳)间划过时,王耀又是一阵全身酥麻,“那个,快点穿裤子,现在赶回去还来得及。今天这事,我会封住她们的口,你也别说。”王耀故作镇定,坐在被烧的焦黑的被褥上穿起了裤子。

“……这就是你的解释?”伊万拉住他一条手臂,不满地问。是啊,他岂不是太亏了?

手臂被王耀红着脸抽了回来,“解释等会再告诉你,总之——先走。”推着伊万的背,王耀发现自己手心里渗出了汗。






tbc.

评论(6)
热度(24)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