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中露 SM

雷中露的就别点了。
















够了吗?开始
伊万早上是被冻醒的。窗户大开着,刚好有一阵冷风乘虚而入,无情地搜刮掉他身上烧灼后的余温。于是他打了个喷嚏,醒了。他摸了摸颧骨,束缚了自己一晚上的口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王耀拆下,他觉得自己的下巴就像脱臼了一样,酸得难受。后面的括约肌还是火烧火燎的疼,王耀昨晚用掉了半盒清凉油!妈的,劲太足了,伊万觉得自己被干得就差没抱着被子喊他爸爸。被单被他临时充作底裤紧夹在大腿腿间,睁眼时他发现自己的手也插在那里取暖,还保持着无意识按压自己下身的动作,这模样让他看起来就像是被强奸了的失足少女一样。他弯下腰看着因晨勃而再次抬起的小脑袋——自己活脱脱一个婊子模样——他又渴望起昨晚王耀铁蹄碾压自己时的快感了。
他努力翻了个身,慢慢坐起来。床单摩擦着手腕上的一圈红印子,伊万痛得直吸气——昨晚那条麻绳就这么将他反手捆住,强迫他放弃无用的挣扎。因此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耀将蜡油滴到自己大腿内侧离要害咫尺之遥的地方,尽管他发了疯地哭着求饶着,鼻涕眼泪全流进了嘴里,那铁石心肠之人也并未可怜他分毫。

原本一切都还好好的,他只不过是遵从了王耀的要求,穿上了那条恶趣味的,该死的围裙。对,里面根本没有衣服。在家需要什么衣服?自己被王耀禁足家中,每天所忙的不过两件事:家务和性。他有时觉得这根本不是公平的,舒适的,享受的性生活。谁规定的只能他自己做0?王耀心疼过自己吗?哪次不是把自己往死里干?可怜的伊万!他告诉自己,你活该是个受虐狂。

昨晚王耀回家时,伊万还未将汤端出来,于是这暴君便自己摸到了厨房,不巧赶上伊万穿着那围裙——那块紧绷绷地贴在他身上的,什么都遮不了的破布。粗壮的大腿和宽阔的肩背配以粉色的蕾丝围裙,这妖艳又诡异的景象给予王耀一记重击。伊万背对着他,于是王耀半蹲,伸手从伊万股间向前滑去,准确无误地握住了他粗大的阴茎。伊万猛得一抖夹紧了双腿,王耀的手臂恰好就被同时夹在他大腿根部的缝隙中,给予他二重刺激。

“诶诶……耀,别这样……”软弱的求饶不仅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会引火烧身。王耀的手贴着伊万胯间抽出,伊万又是浑身一抖。接下来的一切都很好被解释,王耀扯着伊万脖子上的围裙带子拖着他回了房间,完全不顾已经做好的饭和菜。猛得将伊万推倒在床上后,王耀从床头柜里拿出了几样小帮手。伊万脸色瞬间就变了,


好,我坑了,哪天心情好再补完,求我啊(no
向已经看过这篇的人道个歉orz我也不想卡……

评论(14)
热度(56)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