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除草,废稿,文风模仿

肉。校园。没头没尾的一段。写到后面没感觉了就弃了。
也说不定哪天心情好补完了呢?


——
“哎,你要是个毛妹该多好。”王耀眯着眼仰头望天,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怎么啦,毛子怎么啦?你性别歧视啊?”我笑。

“那样我就可以追你了呗。”王耀瞥过头去,不咸不淡地说。

我看着他的后脑勺。

我说,王耀,你给我转过头来。

他说,你他妈又要干嘛?

我说,你讲清楚,谁说男男之间就不能追了啊?

他看着我,说,伊万你啥意思?

我扑过去把他摁在床上,我狠狠地骂,王耀你这个小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我就说啊!你他妈每天遮遮掩掩给我打暗语是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拒绝你!你他妈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会不会这么做!你他妈到底知不知道——


我爱你爱得都要疯了


王耀前面还在“去你妈的”“去你妈的”地嚎着,后来突然死死地搂住我,闷得我恨不得把这小贱货从我身上拽下来。

“万尼亚,吻我,吻我,快。”我一向对王耀任性的要求无可奈何,这次不同,我等着他说这句话呢。我等了好久了。

我的手抑制不住地颤抖,我捧着他的脑袋,手指插进他刚刚被我揉乱的头发中,我的唇贴着他的,热,然后他伸出舌头来舔我,把我吓了一跳。

“快——脱下我的裤子,哎!”王耀两只手臂都勾着我的脖子,急急地催促。我倒成了最慌张的人,仿佛正在赶一个女王陛下亲自监督的工程,我要给我的女王造一栋全世界最华丽的宫殿——

“哦,好好。”我俩躲在暖和的被窝里,上头还压了条毛毯,被子里闷,我摸索着脱下他的长裤,紧跟着被他用手牵着伸进了底裤。

我正握着他的家伙。

“真小,哈。”我说,然后他就给我来了一拳,“他妈的嫌小就赶紧滚,废什么话。”

我的脑袋拱出被窝,发现他正面色不悦地看着我,我干脆把被子掀开一半,让他看着我,看看我是怎么给他口交的。含住的时候他的表情很有趣,是那种想努力装出一副生气严肃的样子来嘴角又忍不住因为爽而上扬的表情,特有趣。
“王耀,王耀,你舒不舒服呀?”第一次他射在我嘴里,我笑得特不要脸,王耀的脸红透了,我简直要开心地飞起来。

“起来,起来呀!翻个身——”我把他抱起来,他的腿还在打颤,根本没法好好跪在床上。“呃,抓紧了,疼就喊出来,我要——”

然后我进去了,进去的过程中他断断续续地叫了挺久,叫得我差一点控制不住速度。当我的小腹贴上他紧实的屁股时,那种感觉你知道吗?
你当然不会知道,他可是我男人。

我觉得我挺对不起他的,进去了之后就拽着他开始拼命挺起胯来,跟打了鸡血,不,应该说跟嗑了伟哥似的。他最开始是“啊,啊”地喊,过不了多久就变成了“啊啊啊”,好吧,我错了,我忏悔。

他的头发披在背上,一缕一缕地黏住,我舔着他的背脊,啃着他背上一节一节的突起,他腾出一只手想要阻止我同时在前面给他手淫的行为,这当然失败了。最后他的手握着自己的家伙,而我的手包住他的,带着他的上下移动,就像老师教小孩子写字那样,或许这个比方有些奇怪,管他呢。

“快,喊我呀。”

“呃呃……万尼亚,哎!……啊啊!”他的音色起着美妙的变化,变得那么迷人,我觉得我都快听不出来了,这是王耀吗?这是王耀吗?
我亲吻着他的后颈,他也努力转过头来,示意我不能偏心,也该亲亲他的唇。

评论(5)
热度(21)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