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哦,情人节

这篇我写完了。今儿个写的。
其实写这个是为了安利大家英伦摇滚(x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酒吧都是这么嘈杂,DJ在台上自high,下面的人,清醒的,醉了的,磕药的,没磕药的,男的,女的,挤在一起,无规则地扭动的。他们似乎不介意蹭上别人的汗水,哪怕在大白天人人都装出一副自己有洁癖的模样。

    是谁跟自己说过,这个点的酒吧就像是活禽屠宰场,伊万觉得那个人说的太对了。那些空虚的人们见不得街上秀恩爱的恋人,逃难一般地钻进了这一个个狭小黑暗的盒子中去。他们放纵享乐,他们一夜情,又假装给予对方真诚的许诺。

    啧,真脏。伊万决定把头转回来,有什么好看的。

    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坐过来了一个扎马尾的男人,抑或是男生。伊万猜不出年纪。他的手指在吧台的冰冷石板上打着拍子,嘴里喃喃地唱着。

    “Negative?”旁边高脚凳上的男人咧开嘴角笑了一下,放下了酒杯。

    “抱歉,你说什么?”意识到有人在跟自己说话,王耀扯下耳机,转过头去看对方。

    呃,好高。

    光是坐着都比自己高,更何况是有两条大长腿的外国人。

    “我说,Mansun的Negative,你也喜欢?”金发人无奈地笑笑,扯着嗓子又重复了一遍。

    “啊,是,没错。”王耀低头看了一眼放手机的裤袋,“他们的歌……很迷幻,我很喜欢。只是这里太吵了。”

    “是有点。”身旁的金发男子端起玻璃杯又喝了一口,王耀敢说那透明的液体绝对不是水。

    正当王耀打算重新戴上耳机沉浸在Paul Drapper优雅的假音和摇摆不定的电吉他声中时,眼前的人再次不合时宜地打断了他。“解散了的确可惜……话说你这么戴着耳机在酒吧吧台前闷头听歌的还真是少见啊,情人节大好时光的……难不成你也是单身?”

    “是,”王耀有点无奈于不得不陷入无意义的闲谈中而不能安静下来,“没什么吧,一个节日罢了,你不在意也不过是普通的一天而已。”

    “好吧,”男人摸了摸鼻子,眼前这个重新戴上耳机的人不愿意跟自己聊天,这很明显。气氛真是尴尬。

    一口喝完了杯中剩下的伏特加,伊万斜瞟着眼前的小个子,他微低着头,指甲哒哒哒地在手机壳上敲击着打着拍子,手指仿佛捏着无形的鼓棒,落下的地方变成了鼓面,他的脚踩在凳子的横木上,就像踩着Hi-Hat。入迷了,哈。伊万想,是个可爱的家伙。

    “麻烦给这位先生点一杯果酒,蜜桃味的,算我的。还有,再要一杯伏特加。”挥手叫来了侍者,伊万轻轻指了指邻座的人,笑着说。

    “啊?我的?我没点啊?”杯子端到面前时王耀像是睡过头迟到了的孩子,有些慌张地看着侍者,侍者却指了指伊万。“那位先生送你的。”

    疑惑地看过去,却看到他手支着下巴在笑。尝了一口,甜的。

    “您好,您这是什么意思?”王耀又好气又好笑,自己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他居然给自己点了一杯果酒,还是蜜桃味的,瞧不起自己么?

    “别误会,”伊万哈哈笑着,笑得王耀莫明其妙,“我只是觉得你挺可爱的,哈哈,有点儿……像个小孩子。”

    “不仅像个小孩子,还像个小姑娘,对吧?”王耀不爽地接嘴,一句话将伊万顶死。

    “绝对没这个意思!”伊万张开双掌向前按了按,“只是难得见到个也喜欢Mansun的人,忍不住和你多聊几句罢了。我叫伊万。”

    “王耀。”王耀转过头去又喝了一口。

***

    “喜欢Mansun的人不少吧……再说我也不是只听Mansun。”

    “还有Oasis,Radiohead那些,对不对?”

    他看见王耀难得地笑了,“没错。”

Far away

This ship is taking me far away

Far away from my memories

Of the people who care if I live or die

The starlight

I will be chasing your starlight

Until the end of my life

I don't know if it's worth it anymore

    王耀摘下耳机,开始闭眼唱起来,伊万有些吃惊于他的嗓音,那么的……好听。

    就像听到《Starlight》的原唱一样。

    下一秒,他接着王耀唱下去。

Hold you in my arms

I just wanted to hold you in my arms

My life

You electrify my life

Let's conspire to re-ignite

All the souls that would die just to feel alive

    王耀笑得很欢,“我可不是什么女孩子啊!”

    “我知道,我知道,”伊万也笑了,转念一想,怕他又误会了什么,“我不是说我知道你不是女的也故意唱给你听,我想说……”

    “好啦,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王耀喝完了甜甜的果酒,“行吧,看在这杯酒的面子上,你想我跟你聊什么?”

    “聊些生活,聊些感情,聊你自己。”伊万弯腰前倾,“我喜欢听别人的故事。”

    “哪怕那是瞎编的?”

    “没错。”

    “你也很可爱,”王耀咧嘴哼出一口气,“我没什么好聊的啊,我是个无聊的人。”他一瞬间觉得面前这个叫伊万的大个子真的可爱了起来,他笨拙又急切的样子,尤其的。

***

    “喂你干什么!”王耀吃惊地摸着自己的唇,死死地盯着伊万。

    可笑的是,明明是身为始作俑者的伊万,此刻也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一脸地慌乱。

    “我不是……我只是……我没意识到……哎呀!”就像舌头打结了一样。

    不知道脸红着结巴了多久,伊万终于解释清了自己不是耍流氓,只是不知为何盯着王耀觉得他很迷人,就不由自主地亲了过去。

    让王耀那么的猝不及防。

    这边王耀也不好过,他的脸在被亲的一瞬间变得惨白,待伊万解释后又变得通红。

    “你平时在酒吧也是这么……看谁可爱就亲谁的吗?”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天哪!”伊万想哭,快解释不清了。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随便亲别人……是要负责的?”

    感到大事不妙的伊万全身都僵了一下,他不会找打手来报复自己吧?“……什么……责任……”

    “陪我……”

    “……唱歌。”

    就是那种死掉又活过来的感觉。

    “在床上。”

    好吧,收回后半句话。

    “王耀?”伊万试探性地轻唤一声,王耀还是低着头,双手撑着凳子,就这么弯腰低着头。

    几分钟后他抬起头,伊万就像被击中了一样。王耀脸还是红着的,很红,他还咬着下唇。

    明明做错事的人是伊万,但此刻看上去王耀才是那个犯了错的人。

    鬼使神差地,伊万答应了。

    “走吧。”

    走出酒吧后突然有种世界都安静了的感觉,王耀扯了下衣领,紧跟着伊万后面。伊万回头看了一眼王耀,正巧对上他看着自己的黑眼珠。伊万迅速扭过头,他怕多看一秒王耀就会注意到自己又脸红了。

    这是什么诡异的气氛啊。

    要和同志去开房的自己,一定是疯了。

***

    “标间,谢谢。”

    “抱歉,今天已经没有标间了,单人间大床行吗?”

    似乎觉察到了王耀在背后看着自己的目光,伊万咬了咬牙,“好。”

    沉默,一路上都是沉默。按理来说搞一夜情的人不该这么拘谨,不是么?那王耀一路上一句话都没和自己说过算什么?

    电梯中,王耀终于说了第一句话:“你是毒品。”

    “哈?”

    “我说,你是毒品,我该走的。”

    “什么意思?你在骂我?”

    “不,”王耀摸摸鼻子,“我喜欢上你了。”

    伊万怔住了,他看见王耀又重新低下头。

***

    “Electric Man,你会喜欢。”

    “做爱时放,我喜欢这样。”

    伊万扭头,“你经常这样?”

    “不,第一次。”

    哦,伊万在心中说。

    伊万承认,一次很棒的体验。他的腰像Paul的歌声一样柔软。像一条鱼,他总是捉不住。

    他伸出软软的舌头去舔伊万的鼻梁。

    他的虎牙在伊万的肩上留下了印子。

    他的呻吟和歌一样迷人。和他本身一般迷人。

   他本身就是迷人的。

    或许自己应该老实承认这一点,伊万想。

    肌肤相贴似吉他与鼓点的默契配合,他撕裂着他,就像主唱的嘶吼。

    “……耀。”

    “啊……哈……什么?”

    “后悔跟我……这样吗?”

    “嗯哼……有一点点。”

    “要是跟我在一起了还会后悔吗?”

    “当然不会啊。”

    “那就不准后悔了,我命令你。”

Fin.

歌词来源:Muse-Starlight
Paul Drapper为Mansun乐队的主唱

评论(13)
热度(39)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