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一条名为万尼亚的鱼

算是改写,原文:一条名为krycek的鱼

原文特别萌!去看!

人鱼露X研究员耀

给自己的18岁生日礼物……当然是黄蚊啊!

=====

无论你是什么,我爱你。

***

“王教授!王教授!能过来看一下吗?”

“怎么了?”王耀合上书,跟着激动的船员一同走出驾驶舱侧面的小休息室。

“他们刚刚打捞上了不得了的家伙!人鱼呢!”

“真的找到了?你莫不是在骗我呢吧?”王耀笑着说,加快了步伐。

巨大的机械臂正缓缓地抬高,一个金属笼子被慢慢吊起。笼子从水面升起的时候一股股水流从平行网状的栏杆间流出。四周船员们大呼叫好的声音越来越大,王耀也趴在了白漆栏杆上,迫切地希望一睹人鱼真容。

青棕色的鱼身长得出奇,让王耀想到了黄鳝这类生物。细密的鳞片和笼子一同反射着白光,鱼尾从缝隙中伸出半截来,懒洋洋地垂挂着。

如果不看上半身,那么这或许只是一条比较稀奇的深海鱼罢了,但王耀目光所及却是那只紧握住栏杆的手。一只骨节分明,白皮肤下泛着青色的大手。还有那一头白金色的头发,湿漉漉的,在阳光下看起来像北极熊的毛一般隐隐透明。

笼子越过王耀头顶时,他看见人鱼俯下身子,同样好奇地看着自己。

“的确……是个美丽的大家伙……”王耀抬头喃喃道。

“是呢……”旁边的船员不知他是否是在对自己说话,“王教授,我们去那边吧,等下笼子会落在那儿。”

打捞完毕后,人鱼被暂时放在一个简易的水池中。池子或许小了些,大家伙在里面笨拙地摆动着尾巴,钻来钻去。

王耀蹲在水池前,将脸凑过去看他,而他也模仿着王耀的样子,拿手支着下巴,趴在水池的玻璃围栏上,瞪着紫色的大眼睛看着王耀。

“你从哪儿来啊,漂亮的大家伙?”王耀伸手将贴在他额前的刘海往后梳,直到露出了饱满的额头。

“我们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黑海海域。”船长在旁边接嘴。

“黑海……”王耀的手摸上他的脸,人鱼相应地发出喉音,“叫你万尼亚行吗?喜欢这个名字吗?”

万尼亚扭过头来尝试着去舔了一下王耀停在他嘴角的手指,接着又轻轻地咬了一下。

“万尼亚,你得住在新家里了,不过我想你会喜欢那儿。”王耀将手指从他嘴里抽出来,给市海洋馆打了一通电话。

王耀很快就和海洋馆方面谈妥了,对方提供人鱼的生活场地和食物,附带着给了王耀一间在馆内的办公室。其中安装着可以看到万尼亚生活水池的小窗户,条件是直到研究完毕放生之前都让万尼亚留在馆内供游客参观。

***

刚刚来到新环境的万尼亚显得远比在船上慌张,他不停地游来游去,用大尾巴击打着每一面钢化玻璃,时而还会伸出爪子,长长的锋利指甲露出来,对着玻璃一顿刮挠。不过过了一段时间他便消停下来了,想是声音太过骇人,他自己也受不了。

每当他狂躁的时候,王耀便会换上泳裤,戴上水下呼吸器,潜入这原本是为白海豚准备的训练池,去寻找那个不安分的孩子。有时他还会带上一筐海鲜,给他加餐。

此时此刻,王耀正带着一筐鱼和工具箱穿过训练池,朝他的休息室游去。休息室是按照王耀的要求临时改造的,里面有一片人造沙滩,还有些装饰性的假山和假树。万尼亚正躺在白色的软沙上,举起双手摆弄着一块鹅卵石。

“嘿,万尼亚。”王耀的脚踩上水下的细沙,“我来了。”

万尼亚低头看了看眼前黑发的人类,随即滚了几圈后坐起,巨大的鱼尾拍打着水面,溅了王耀一身。

“嘿!这是你的欢迎方式?有点粗暴哦!”王耀笑着伸手去档迎面而来的水,另一只手取下背上的鱼筐,“吃吧,漂亮的小伙子。”

万尼亚伸出手去掏鱼筐,王耀也跟着坐在了他旁边,打开了工具箱。今天他得采集一点儿样本,带回去给研究所的同事们。“让我看看都要取些什么……”王耀将记录板搁在腿上,从箱中取出一次性针筒和麻醉剂,“万尼亚,你今天可得要吃点苦了……”

人鱼嚼着最后一口龙虾,好奇地默默注视着王耀配药。腰上突然传来了冰凉的刺痛感,万尼亚睁大眼睛,不清楚王耀为何要这么做。药效发作得很快,没过多久他便倒在了沙滩上。

身长和体重已经测过了,王耀小心地使用着刀子和针管,一一收集着他的毛发、皮肤切片、血液样本和鳞片。

“最后这个……这个也要?!”王耀捏着手中的透明塑料瓶,难以置信地盯着记录板上“精液”这一栏。虽说他早就领会到了人鱼这种生物的魅力,如若不是鱼尾,万尼亚看起来与那些帅气的男人们并无差别。特别是每当王耀抬头看见万尼亚双手贴在玻璃上看着自己,又或是将鱼分给自己吃……王耀时常希望他是个人,又希望自己也能变成一条人鱼。当与他结合的念头第一次出现在脑海中时,他着实被自己的异想天开吓了一跳。而如今却要对着他做如此私密的事情,王耀一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对方是条多么单纯,信任自己的人鱼呀!

“嘿,万尼亚,你会原谅我这么做的,对吧?”人鱼看上去就要从麻醉状态中醒过来了,王耀俯身吻了吻他的锁骨,抚摸起他的腹部,“或许你会觉得这次经历挺舒服的……”

王耀的手指抚上了他肚脐下被鱼鳞覆盖着的那道狭长地生殖袋,万尼亚醒了,却仍处于脱力状态,仅仅是好奇地看着他的人类朋友想要做些什么。王耀的手灵巧地沿着外唇游移,他身后的巨大鱼尾受惊似的拍打起水面,于是王耀猜测到了他对此已有感觉。他将手指伸进生殖袋中,挑逗着那两个被保护的好好的小球。阴茎从袋口中慢慢探出来,王耀握住那挺拔有力的小家伙,开始上下移动。万尼亚已经坐起来了,他双手撑在身后的沙滩上,张开嘴喘息着,大尾巴在水中规律地左右摆动。

“你挺享受,是吗?”王耀加快了手中的速度。事实上,他有些羞于去直视万尼亚的紫色眼睛,他看见万尼亚的背鳍已随着自己手中的活动而自由地舒展开来。王耀希望他能发出一点声音,呻吟也好,尖叫也好,哪怕是赛壬的歌声他都不怕。只可惜万尼亚什么都没说,连表情都没变。毕竟是条鱼,王耀不打算计较这个。

大男孩释放得又快又急,虽然王耀已将一只手抵住他的铃口去准备收集瓶,但还是无法阻挡万尼亚弄的王耀满手都是。

“你这家伙……”王耀笑着叹了一口气,将手上的白浊尽数刮去。

之后待王耀将那条软趴趴的东西推回生殖袋后,万尼亚的精力似乎已完全恢复了,他用手圈住王耀,用自己的胸膛贴上他的磨蹭着,对他示好。转瞬间,万尼亚便抱着王耀滚入了水池。王耀一边咳着水一边戴上呼吸器,“把我淹死了可就没人陪你玩了!”万尼亚仿佛听得懂他说的话,用长长的尾巴给予王耀以支点。

“……亲一下我,万尼亚,像这样。”王耀亲上人鱼的脸颊,又重复示范了几次。人鱼迷糊地看着他,慢悠悠地用唇在王耀脸上蹭了一下。“知道你有多美么,万尼亚?”王耀与他十指相扣,再次与他一同潜入水中。他吐出了呼吸器,吻上了万尼亚的嘴。白金色的软发随着水波晃动着,时不时遮住他紫水晶般的眼睛,“你喜欢我么,迷人的小伙子?”王耀笑着吐出一串气泡,人鱼也学着他的样子吐起泡泡来。

***

自从那天的采样完成后,王耀便越来越期待着每日与万尼亚的见面,他时常能在写报告时抬头看见万尼亚趴在窗户前看着自己。他的鼻子顶在玻璃上,两只手也贴着,看起来有些滑稽。他经常就这么趴在这里一两个小时,只为看着王耀,摇摆着尾巴保持着平衡。他偶尔也会敲敲玻璃,希望王耀陪他玩耍。而王耀会顺从地拿出泳裤,朝训练池走去。

直到有一天王耀回了一趟研究所,傍晚才得以回去见他一眼。饲养员无奈地告诉王耀,今天万尼亚非常不友好,几次向那些敲玻璃的游客露出尖锐的爪子和竖起的鳞片,再后来就一直将自己闷在池底,不愿去吃送来的食物。听到这里王耀猜到自己是万尼亚生气的原因,他急忙换上泳裤潜入水中,没潜多深便看见了万尼亚以惊人的速度朝自己游来。他围着王耀转圈,做着各种复杂的动作,甚至主动搂住了王耀。王耀有些吃惊,正想抚慰一下他可怜的大男孩,就听见饲养员喊他快些出来,即将闭馆。无奈之下,王耀只是搂着万尼亚的脖子吻了一下他的前额,便匆匆离去。

据周围的居民讲,从海洋馆中传来的凄厉骇人的尖叫声,持续了一夜。

***

第二天当王耀随着游客去参观训练池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见证了梦幻般的一幕。那人鱼不急不缓地游到一个黑发男人的面前,舒展开他美丽的黄绿色背鳍,他青棕色的身子染上了深蓝,荧蓝色鱼尾掀起的水泡模糊了他的脸,让人无法确定他是否在笑。他转着圈,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好似轻歌曼舞,那鳞片反射着水中的光,迷了众人的眼。

王耀愣住了。万尼亚在向他求爱。

自此往后,只要王耀一出现在玻璃窗前,万尼亚便会对着他优雅地跳起舞来。

“王教授!”馆长叫住了他。

“馆长好,您有什么事吗?”

“我听饲养员讲,那条人鱼最近似乎对你造成了一些困扰?”

“没事,还好啦。”

“他对你求爱了?”

“……是。”瞒不住了。

“王教授,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啊,我们人类可不能干涉到动物的正常生活。不过还好,你的研究也快结束了吧?不如下周一将它放生吧,毕竟他还是野生动物,回归海洋才是最应当的,对吧!”

“王教授,我知道你舍不得它,是嘛!你看,往训练池跑就数你最勤快!但你也得学着忍痛割爱啦,这是为它好,对吧?”

“王教授,你不舒服吗?王教授?”

***

再次下水,王耀已无法再找回昔日迫不及待的愉悦之情。还有一周,一周后,他就得真真正正地与他永远的分开了。

竟然这么快。

万尼亚游了过来,他低头看着这个他喜欢着的黑发人类,不知道他为何这么沉默。

他咬了咬对方的唇,四处游着邀请他陪自己玩耍。

人鱼真好啊,感受不到这种悲伤。

如果自己也能做一条人鱼就好了。

“万尼亚……我爱你。”王耀吐出呼吸器,不怕憋死地捧着对方的脸吻咬起来。

水中的万尼亚就像是海的精灵。他那么美,那么美。

王耀带着他游向沙滩,他将万尼亚摁在沙滩上,迫不及待地舔吻起他的身子。嘴唇游移到下方,他将舌头伸入生殖袋中,触着铃口。

万尼亚颤抖地叫了两声,阴茎从生殖袋中慢慢滑出来。王耀含着顶端,手松松握住直立的柱体,反复吞吐起来。万尼亚大概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方法,有着尖指甲的手颤抖着搂住王耀的头。经不起他反复地舔吻,万尼亚释放在了王耀口中,又被他尽数吞下。

人鱼挣扎起来,抱着王耀滚入水中,大尾巴使劲摆动着,漫无目的地带着两人移动。他的手扯下了王耀的泳裤,王耀并未反对。他用腹部磨蹭着王耀的,直到王耀也直立起来。

王耀按着他的肩,缓缓地朝他的直立坐下去。在水中和自己的爱人做爱,异想天开有朝一日居然实现了,对此王耀觉得很不可思议。

做的时候万尼亚会带着王耀将头也埋入水中,他吻着万尼亚的唇,那白金色头发还是这么好看。

最后相处了七天,他们就做了七天。

***

距万尼亚放生已经半个月了。

半个月以来王耀在海边买了套房子,他们戏称王耀相思成灾。

的确相思成灾。

他是不是已经忘记我这个人类爱人了?

直到一天夜里,半梦半醒间他似乎听见海面上传来了歌声。

胡乱套上泳裤,王耀踩着拖鞋就往海边奔去。

“万尼亚!万尼亚!”

大海恢复了平静。

“万尼亚!是你吗?我想你!我爱你!”

“万尼亚!是你吗!”

破水面而出的,是一个王耀再熟悉不过的人。

是他的大男孩。

是他的万尼亚。

“我就知道……”王耀抱着人鱼又哭又笑,“你还好吗?你去哪儿啦?”

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人鱼用嘴蹭着王耀的身子,抚摸着他。

最后扯下他的裤子。

“我……爱……你。”万尼亚模仿着王耀的发音,“我爱你。”

那七天他不知听到王耀这样对自己说了多少次。

“我也爱你,万尼亚。”王耀笑着吻住他。

fin.

进度写的快了点……求评价在原文下方……orz

评论(30)
热度(72)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