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只是个以前写的段子。拿出来遛一遛

瞧他多骄傲呀,眉眼里透出浓浓的笑意来,好似王家田旁的溪水一样哗啦啦地作响。他抹了一把额前的汗珠儿,大晌午的,这毒辣辣的太阳非要把人晒昏过去不可。他扶正了头上的草帽——这一顶已经开边了的草帽——将马尾撩到脑后儿去,于是那马尾便在炙热的夏风中甩出一道弧线来,那水珠串儿也啪地应声击打在这黄土上,腾起一丝儿热气。

“瞧什么哩,快过来帮我打下手噻!”他挥着没有赘肉的手臂,背光站在那儿,阳光给他埋了一圈金边儿,他就在这张老照片里笑着,一直笑着,直到我摘下眼镜,抹去了眼角不曾落下的泪水。

=======
对了,某位小天使说想看那篇父子文的露中肥肉版……那我就这么写了啊……

评论
热度(7)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