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对床(1)

    直到王耀第三次转过身来,他看见对床那荧荧的白光仍照在伊万的脸上。伊万咬着唇盯着手机看着,王耀再三确定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时,心中百味交杂,就好像此刻绕在他脖子上的头发。

    他,准确地说是他们俩,几乎每天都这么晚睡。一个玩手机,一个只是默默地看对方玩手机。

    不过一会儿,对面唯一的光灭了,宿舍里又重新陷入了巨大的黑暗中。电风扇嗡嗡嗡地喧嚣着,反倒让王耀觉得这夜更安静了。

    安静地似乎只要他想,就可以听见伊万的呼吸声。

    王耀轻轻地笑了一下,其实再仔细听也是听不到的。他摸出滑进被窝里的表,绿色的夜光上黑色的数字告诉他,现在是00:30。

    伊万好像每天都在这个点睡觉。

    王耀闭上眼,重重地吸了一口气。他多羡慕那台可以伊万握在手中的手机啊。

    他将手搭在肚子上,迟疑了一会儿后,悄悄地撩开自己的校服。他多此一举了,黑夜中根本不会有人看见他在干什么。

    被单被他从肚子上掀开,电风扇的风每搁十秒就会扫过一次他所睡的位置。那凉意刺激着他没有遮掩的小腹,王耀紧绷着,手指划过结实的腹肌,又沿中线而上,往胸肌移去。他有些颤抖着呼出一口气来,胸膛挺起,另一只手扯下了内裤的一边,就要往里伸去。

    有人起床了,他起床了!王耀迅速抽出手,他可不希望被伊万看见自己大半夜的准备在宿舍手淫。伊万咳嗽了一声,把风扇给关了。

    世界回归了真正的安宁。王耀想,说不定现在可以试试去听伊万的心跳声。

    但估计自己的心跳声最大吧,咚咚咚咚咚咚。

    努力让自己平静了半个小时,王耀壮着胆子走到伊万床边,蹲下身来瞧着眼前熟睡的大男孩。

    大男孩,他的男孩儿。

    若不看身高,王耀实际上比伊万大了快半年。但在这个看身高的社会中,大家在得知王耀比伊万大时没有一个不吃惊的。

    为此王耀确实有点小难过。

    当不了学长就算了,就连哥哥都当不了,要怪就怪自己不争气的身高,他不止一次试图在伊万面前树立自己高大伟岸的形象,无一例外均以失败告终。

    虽然走进了也听不见伊万的心跳,但他的呼吸声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王耀此刻像极了一个常年接触不到年轻女性的老处男一样,他凑近伊万白金色的软发,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

    就这点出息。

    王耀觉得自己很可悲。

    可悲的王耀爬上了自己的床,缩进了被窝。

    王耀觉着被窝是他最后一块自留地。

    “哥。”王耀睡得迷迷糊糊地,由走廊上的动静判断出来此刻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而刚刚那声闷闷的“哥”似乎是从对床那团被子里传出来的。

    伊万?!

    “……干嘛?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有求于我?”王耀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紧跟着又倒下去。

    “王哥哥,帮我带早餐成不?”对面的被窝里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出来,伊万做着无辜的表情看着王耀。“哥,我是病人,我感冒了……”

    “……”王耀想说什么,却是再次坐起身来,刚刚的睡意全部散去了,他穿脱鞋走到伊万床边坐下,手伸进他的头发里胡乱地揉起来,“哈,你看你这样子,昨晚受凉啦?”

    “嗯。”伊万没劲,任他摸着。

    “好吧,要什么,给你去买。”

    被团动了动,随后一只手捏着卡伸了出来,“两笼小笼包。”

    王耀平静地接过那张卡,心中的烟花却早已炸开,虽然在提醒自己伊万并不把它当作情人间才会做的事情后,烟花又迅速地冷下来了。买就买咯,也不会少块肉。

    记不清这已经是第几次回头看伊万的座位了。已经是第二节课了,那位置依旧空着,小笼包早就凉了,难道伊万病到这种程度了?

    王耀叹了口气,转头看向黑板。

    中午,当王耀重新拎着叮热后的小笼包回宿舍时,他不出意外的看见了捂得严严实实的伊万。

    “真病了啊,饿不饿啊?”他晃了晃手里拎着的小笼包。

    伊万做了个惨淡的笑容,“我觉得我抵抗力没这么差啊……”

    “吃你的吧!”王耀把装着小笼包的袋子往伊万被窝里一塞,跟着在他床上坐下。“怎么搞得啊,你。”

    明明眼里都是心疼。

tbc.

会有肉的……我就是为了肉才大半夜开脑洞的……我又写了变态的学生设定……好孩子别学我哦,目前应该是露中但不保证不出现中露……

评论(6)
热度(25)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