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对床(2)



    “……”

    “你说什么?”

    “耀耀。”


    “噗,干嘛啊你?烧坏啦?”王耀坐在床上拿浴巾擦着头发,望着对面仍旧处于缩成一团状态的伊万。一天了,伊万一直是这个鬼样子,王耀有些担心,喊他去医院又死活不肯,一直赖在宿舍里。


    “过来好不好……”

    “……要说话好好说成不?你突然这么温柔我有点不习惯……”王耀无奈地坐到对面,“坐到床上来。”

    王耀盘腿坐下,刚想开口就看到伊万起身,他整张脸都红的厉害,持续的低烧状态让他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透着一股子傻气。王耀吓了一跳,怎么一会儿就这么严重了?


    “伊万,去看看医生吧!”

    “嘘。”伊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便倒头躺在王耀盘起的大腿上。王耀明显没有料到还有这一出,伊万的睡脸可爱得有致命的杀伤力,细软的头发撩搔着王耀的大腿,王耀只觉全身气血都要朝一处涌去了。


    “哎哎哎哎!伊万!等等!我腿抽筋了!痛痛痛痛!”王耀装模作样地一顿鬼哭狼嚎,伊万只得作罢起身,“我倒下去才多久你就……”

    “先不跟你说了我拉肚子!很快就回!”王耀趿着拖鞋急忙闪进了厕所,完全没有了刚才大腿抽筋时的痛苦。

    “搞什么……难得有个凉的枕头能让我靠会儿……”


    锁上厕所门,王耀低头看到了意料中的一幕,洗完澡换上的大裤衩上已经撑起了小帐篷。王耀悲愤地闭眼,双手“唰”地脱下裤子,手握住家伙背靠在墙上咬着嘴唇就开始迅速地运动起来。他喜欢在拇指上加一点点力度,这通常能使自己因感受到更多的刺激而更快释放。家伙在自己手中变得越来越滑溜,王耀的额头抵在扶着墙的手背上,尽可能压低了自己的喘息声。


    门外,伊万作死的声音再次想起,“王耀!你便秘吗?快点拉,拉完我还要拉!”


    这句话让王耀手抖了一下,随后白浊断断续续地射出来,沾满了王耀的手掌和指缝,王耀一边刮着剩下溢出来的白浊,一边皱着眉头焦躁地说,“好啦好啦,烦死啦。”


    按下了冲水键,沾着擦拭物的纸团随着水流流进下水道。疲软的家伙重新被内裤覆盖起来,王耀开门。


    这感觉真是……


    “哟,出来啦。”


    “闭嘴好吗,看你这样子哪像一个病号?”王耀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


    嘴上是这么说着,王耀还是坐回到了伊万的床上,“你到底怎么折腾成这样的?”


    “前两天不没开空调嘛……我就没穿衣服睡了,大概是踢了被子又吹了一晚的风吧……”


    “真行啊你。”


    伊万嘿嘿笑了一下,又开始往王耀身上蹭过去,“我好热啊,超热,好难受啊。”


    王耀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嗯,是,你真的不去医院?”


    “拿床棉被闷一晚上就好了,去医院干嘛。”


    “……那就别老在我面前哼哼唧唧!难受就去看病!”


    “……哦。”


    沉默了不到一分钟,伊万又开始哼哼起来,“王耀,答应我个事成不?”


    “……你又干嘛?”


    “晚修别去上了,陪我好不?我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宿舍多么寂寞……”


    “你……”王耀又好气又好笑,伊万平常就一副死皮赖脸的德行,怎么一生病还变本加厉了?“好好好……陪你就陪你咯……我去给阿尔打个电话让他帮我请个假先。”


    王耀掏出手机的手有点哆嗦,毕竟这可是个难得的和伊万的独处机会啊!


tbc.


评论(3)
热度(27)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