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记忆不老

他站在我面前,他在对我笑。
笑容里我闻到了和煦阳光的味道。

起风了,他的长风衣随风摆动着。
他的白围巾也一同摆动着。
我闻到了野花香,我听见了雏鸟叫。
还有他,他在笑。

天空近了,仿佛触手可及。
发丝扬起,擦过他嘴角。

“跟我走吧,”他伸出手,“让我为你唱支歌。”
我握住他,“好。”

光阴易逝,人心易变
唯记忆不老。

评论
热度(15)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