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情人(下)完结

所有事情仿佛都在一瞬间急转直下起来。

那么的突兀,一件一件像是将桌球击进洞一般狠狠击打在我这肉身上。

先是那个男人的死。

我不好如何去评价那个男人的死,我很想说,他终于死了。但我又不能。他名义上是我的父亲。

他是喝醉酒倒在路边冻死的,北方的冬天风这么大,冻死一个醉鬼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

办丧事,处理后事,这些都要钱。如今钱不再成为阻碍我前行的因素,只有我那有限的精力还能阻止我每日疯狂下去。

对了,说到钱。处理那个男人的事时伊万全程都陪着我,我已经明确向他表示过了我从今以后可以不需要这么多钱了,可他仍执意给我。

“总会用得上的。”他说。



是的,它的确很快就用上了。妹妹在学校像是拼了命的学习,我几次看她周末在家睡在了书房里。取得留学资格对她而言简直就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托伊万的关系,她在美国那边的一切我都尽可能替她安排好了,作为一个没什么能力的哥哥,我所能帮到他的大概也只有这么多了,可是——


可是,她简直伤透了我的心。


她走的前一天,突然把我约到那个自从男人死后就一直空着的小屋子里来,我以为是多大点事呢,她蹙起眉头端坐在小破沙发上,“哥,过来,把话讲清楚。”

我坐过去伸手想揉揉她的头发,被她躲开了,“别碰我。”

突然这一下子让我有些发懵,别碰她?她是在对我说的?!

“你怎么了?”

“哥,你跟伊万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朋友还能有别的什么关系?”

“朋友?”她冷笑了一下,我记得清楚,“陪他睡的朋友?撅起屁股给他干的朋友?”

我没忍住,反手就是一巴掌,“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我看见立刻就有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了,“你自己这么不干净还……还说我……”

我不想再说什么了,“你还听到了什么?”

“我听到我的同学说他包养你!我早该想到的……哥哥你除了烧煤还有别的什么本事?值得让一个少爷让你吃好穿好还给你钱?他说的没错,你的确比我漂亮多了……”

“你走,”我的指着门外的手抑制不住地颤抖着,“你现在就走。”

她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了,没忘记带走我给她攒下来的钱。



我到底摊上了什么个东西?



那天我还是去码头送她了,我单方面送的。实际上我连半分她的影子都没见着。

汽笛声响起,我对着那艘令我找不到焦点的巨轮挥挥手,算是说再见。

希望她在美国能过的好些吧。


至于我……我反正是没得选择的了。伊万搂过我的肩膀,带我从人群中离开。





“后悔?”他翘着二郎腿,手抵在椅背上撑着下巴问我。

“后悔?不后悔,后悔有用么?”我笑笑。

“那我呢?”

“你?”我迷惑地看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也不后悔。”
对啊,就算后悔又有什么用呢?该发生的都一一发生了。


他起身过来抱住我,我侧过头去迎接他的亲吻,没过多久我们又回到了床上。

真是……可悲又可笑的两个人。

“伊万……”事后,我把手放在他胸上来回爱抚,“家里给我来信了,说他们年底会接我回国……”

他猛得起身,“为什么?”

我有些害怕对上他目光似的翻过身去,“他死了,妹妹又出了国。他们觉得我一个人呆在国外不方便,说接我回去,好歹能给我谋份职位,比在外头风雨飘摇来得要强。”

“……那我呢?”

“我哪敢跟他们说我和你在一起的事啊!说了我指不定现在就……”我边说边转回去,对上他有些愁苦的眼神时我才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他是在问,我走了,他怎么办。

“……伊万……”我忽然觉得有些心疼起眼前的人来,奇怪,我以前不应该是这样子的。本来就是各取所需的两个人,我拿了他钱财,他夺了我童贞——多么公平的交易!但是,但是,我现在却觉得这么难受……哪儿不对呢?


两句同样的话,他一直都是这么露骨的表达着对我的爱意与不舍……

“伊万,睡吧,我还在呢。”我搂住他的脖子,抱着他睡下去。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渐渐地我也没有再去上班了,有什么意思!到底是要走的了。一厅三房的屋子成了我画地为牢的归宿,我剥下了我身上最后一份羞耻心,放纵自己全部投入伊万眼中无底的欲望深渊。

对,妹妹说的没错,我是这么个下贱的人。我终日裹着张被单在这屋里晃荡,我习惯了跪趴在床上,撅起屁股等待从浴室里出来的伊万狠狠上我,我也习惯了用灵活的舌头熟练地为他口()交,我还习惯了在他身下大声呻吟出来,我都习惯了。

就是这么糟烂的一个人,从里到外都臭掉了。
我知道我是要下地狱的人,下地狱之前,难道连和我喜欢的人过完剩下的那些漫长的年月都不行么?



回去的日子很快就到了,那一天是黑色的。
他把我抱在怀里,他不曾有哪天像今天这样伤心地,一边恸哭着一边把我抱在怀里。他揉着我的头发,亲着我的嘴唇,或者还有在干些别的什么事,我已经统统不记得了,因为我当时也在哭,我从没为谁哭得如此狼狈过。他是第一个。我以为我和我想象中的一般坚强,我差点就成功地骗过了自己,要知道,当得知我将会被送回国时我都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对自己好些!”当我站在甲板上,我隐约听见他朝我这样喊着。

“好!”周围太吵了,我听不清他说的话。

汽笛声呜呜响起,船要准备离岸了,而我也将要离开他。

“我爱你!王耀!我爱你!”他突然挣扎起来,急急地朝我吼着,他吼得这么用力,以至于声音都哑了。他面红耳赤,完全失去了我第一次见到他时那翩翩的风度。我的泪水就此决堤,任我怎么擦都无济于事。


“我爱你!王耀!”

年龄从未成为我们的阻碍。

“我爱你!我爱你!”

肤色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王耀!我爱你!我爱你!”

纵使为了你我背德如此,

“王耀!王耀!”

我也没有一天后悔过在餐厅与你相遇。





当时我就这么喊着,直到我再也没有看见那艘客轮。
我这辈子唯一的爱人,那个娇小的中国人,就这样离开了。


他是我的情人,是我快乐的源泉,也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

因为啊,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fin.

我终于有一篇写完的连载啦!
来给评价啊妹子们!

评论(32)
热度(44)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