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匿与寻 Hide and seek<1>

*露中哨兵x向导设定
*很多参考设定和私设。



钢铁森林。
王耀是这么认为的。

银白色的战斗服包覆着他的身体,他不断穿梭着,沿着一路上都在闪烁着的指示灯朝训练处走去。

那个时刻要到了。
事实上王耀十分苦恼,无疑的,他绝对是一名出色的向导,虽谈不上百年一遇,十年一遇总是有的。他的考核成绩实在是太出色了。

然而他并没能够得意多久,因为他遇到了一个挺棘手的问题,或者说困境。

他找不到他的哨兵。
这件事几乎给他判了死刑。一个没有哨兵的向导,与一只折翼的苍鹰有何区别?纵使有再强大的抚慰能力又有什么用?

他将被强行分配。

这有什么意思?想到这,王耀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不,他才不要跟那些心如蛇蝎的女人们和肌肉发达的傻大个在一块。
这太可怕了。

王耀觉得他必须在报道前去洗把脸冷静一下。





“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不需要什么向导!”布拉金斯基起身躲开身旁人又一次的游说,“去他娘的强制分配!”

“可是……”彼得面露难色,“可是艾米莉那姑娘真心不错,又比较活泼……”

“活泼?”伊万冷笑一下,“她倒是活泼,我可不想跟一只大马蜂绑定在一块儿,整天嗡嗡嗡个不停!把那个小娘儿们带走,算我求你。”

很显然彼得认为这和他期望中的结果不一致,“行!那你好自为之吧兄弟!”门被“砰”地关上了。

“干!真是烦透了!”他的精神体不知何时已悄然出现,是一只灰白色的苔原狼。此时那只狼正低低怒吼,咧出了森森的獠牙。
他起身朝盥洗室走去。



穿过有荧蓝色冷光照明的漆黑走廊,伊万走进了亮得惨白的盥洗室。水流哗哗地冲击在池壁上,伊万掬起最后一捧水扑到脸上,闭眼皱眉甩了甩手。

“嘿!你甩我身上了!”门口传来不满的抱怨声,伊万条件反射般地瞪了回去——
“喵!”那人脚边的猫惊叫着弓起了背,澄黄的眼珠子闪着光。

“精神体居然是这么个小家伙?”伊万轻蔑的笑了一下,“这里可是男厕,我想你是走错了吧?”

“你!”王耀气得涨红了脸,他前一秒还觉得这个有着希腊美男脸庞和精壮身材的哨兵挺好看来着。

自己的胸肌并不发达,至少比起眼前人差远了。况且自己穿着紧身的战斗服,没理由看成女的啊!该死!

“不男不女的打扮……还是个向导,呵!”伊万夸张地翻了个白眼,撞开王耀走了出去。

王耀的手指骨节咯咯作响。




整个训练处都回荡着上尉的声音。
“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布鲁诺上尉的长靴在地板上击出一个一个干脆利落的音节,“任何士兵对上级命令的不服从将自动被判定为反叛!一律移交至军事法庭!你们应该感谢现在只是战争的初期阶段,你们还有条件拥有一个固定的向导!小崽子们!”说着他似刀的眼神剜了一下左侧着黑色战斗服的哨兵们,“难道你们指望着到时候在战场上靠着流水线上下来的那一管子向导素活下来么?真是可笑!”

“上尉!”向导队列中有一个家伙直直地高举着手,“请你尊重我们,我们并不是用来像奶牛一样每天生产向导素的!”

“闭上你的嘴!”上尉背着手伸长脖子骂了一句,“这是战争需要!容不得你情不情愿的!懂吗小子!”

“既然没有异议了,那么便开始分配吧。”上尉拍了拍手,他身后出现了巨大的全息屏。在“塔”中“录入”时每位哨兵的信息都已经以独立资料包的形式被保存在“塔”的档案库中。这一批新编入的向导们刚刚才结束了“补录”的过程。现在,中央控制电脑正从档案库中调取,再对数以千计的资料包进行解压、分析及相容性配对。全息屏的左半边出现了第一位参与配对的哨兵的头像,而右半边的头像正在高速变换着,最后,一位高傲的女性的头像出现在右半边屏幕上,绿色的信号灯亮起,匹配完成。

“安德烈,丹尼丝,出列!”布鲁诺上尉吼道,随即一男一女两声抱怨从两队中传出来。

“愣着干嘛!快出列!”上尉皱着眉头瞧着这两个年轻人,“所有训练设施将对你们开放使用!而且硬性规定哨兵或向导只能与其目标搭档共住一间房内!培养感情,用点脑子,好吗伙计们?三天后上战场!”

随着分配的进行,两队中的人越来越少。王耀打了个哈欠,抬头就看见了那对傲慢的紫色眼睛。

“王耀!出列!”王耀看见自己的头像与他的一并出现在全息屏上时,没由来地想要干呕。感谢上帝,他克制住了。
他尽量保持镇定,站在伊万旁边,他仿佛听见了身后人无声的嘲笑。



医护组的人员给他们植入了芯片,在皮下。说实话,王耀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他有些反感这种变相的监视行为。

“去吧,小伙子。”上尉拍了拍他俩的肩,“走廊里的信号灯会告诉你们该怎么走的。”



tbc.

其实我不止写了这点,但是好困,我想睡了。
这篇进度我尽量放缓。


评论(9)
热度(47)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