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匿与寻Hide and seek <2>


一路上的气氛都压抑得要命。
关上门,在小小的居室里照明设备无声地亮起,王耀将磁卡丢在桌上,“你……”王耀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被伊万抢了话头,“我改变主意了,”他坏坏地笑了一下,“或许我可以试试,说不定上你的滋味不错?”

“凭什么!”王耀的脸上一片绯红,却只见伊万边脱衣服边朝浴室走去。“我建议你去隔壁借他们的浴室洗一洗,我不想在床上等你太久。要知道,我们只有三天,时间很宝贵——”



王耀觉得此刻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他等了伊万足足十分钟!亏他还这么着急地找戴森借浴室,那急切劲儿让戴森笑了好久,好像王耀急不可耐地要与他的新哨兵大干一场似的。

“嘿,”王耀将灯光调成柔和的暖黄色,“莫非你没脸见我,打算在厕所淹死自己?”

“嘁。”伊万笑了一下,裹着浴巾从厕所里晃悠出来,“你真好笑。”

他拍了拍掌,灯灭了。“睡觉!”他挤上床来,扯过被子倒头就睡,把尴尬的王耀晾在一边。

“你……不干啦?”王耀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该死,他脸红什么?

“你这么想被我干的话明早再说。我今天是被抓回‘塔’里来的,在外面折腾了一天。抱歉——没劲理你。”

又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王耀有些按捺不住,“当哨兵……有意思么?”

伊万背对着他的身子转了过来。他认真的瞟了一眼王耀,“那你当向导有意思么?你不觉得这问题太白痴了吗?如果我有的选择,我也不会去当哨兵,我还是愿意做一个,呃,普通人。”
“当哨兵开不开心,取决于你希望谁成为你的向导。”伊万的声音轻了下来,有些温柔。王耀宁可相信那是自己的错觉,温柔?

“你知道‘通天塔’么?”

“什么?”王耀凑过去了些,“是那个基地建设的计划?”

“……嗯。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嘛。你怎么看待它?”

心中想着那关我什么事,王耀机械地答道:“这是个很好的发展计划,先是可以向别的军事集团展现我们集团的实力,对对手产生威慑的同时也鼓舞了自己人。其次是它的功能,若修建完毕,我们将得到飞行器加速度最大化的发射装置。它还可以作为燃料补给中心和战斗机制造中心为后续的领土开拓起辅助作用……”

伊万沉默地听着王耀絮絮叨叨地讲,突然笑起来,笑得那样的放肆,甚至笑出了眼泪。

“王耀,上面的那些人肯定喜欢你的回答,这简直是标准的,绝对正确的答案。”

“你真是天真得令人讨厌,瞧你那幅一脸乐观的模样……”他的声音又变成闷闷的了,王耀心里寻思着这人是不是有病,说半句留半句的。



他再次转过了身子去。王耀长久地盯着那结实的,沉重的,无奈地起伏着的后背,轻轻地将自己的手贴了上去。

霎时他感到那孤独的人巨大地震动了一下。王耀闭上眼,缓缓地释放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的讯息。眼前的人的呼吸开始渐渐变得粗重,伊万猛得翻过身来,双手撑在王耀头的两侧固守住他,“别……不要关心我。”他的喉咙咕噜了两声,有些像是野兽进食前吞咽口水的声音。王耀闻到源源不断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温暖的,有隐隐花香的味道,越来越浓郁。


是他的信息素。


他紧咬着下嘴唇,像是受到了极大痛苦一般地看着王耀。“……快些离开我。”

王耀愣了几秒,随后连滚带爬地跑到房间的另一角。

“帮个忙。”伊万痛苦地缩在床上,他的额头上全是沁出的汗珠,“去把抽屉里的向导素拿一管子出来,还有针筒,快些……”王耀忙不迭地照做,他看见伊万哆嗦着用一次性的针筒抽取被敲掉了玻璃封口的小瓶子里的向导素,又毅然决然地将它们缓缓地注入到自己的静脉中去。

“……好了。”伊万丢开针筒,摊在床上喘着粗气。“来吧,我已经是安全的了。”

tbc.
今天没写到两千字……(只是字符数)

评论(12)
热度(38)

© 边界线. | Powered by LOFTER